第26章 陪葬

    今日大大赚了一笔,花卿颜拉着胡白芷买了些肉还精细的白面,路过布庄的时候,花卿颜又给两个小包子和璧儿挑了些成衣和鞋子,至于她自己,暂时还是穿着身上的这些。胡白芷本来想让花卿颜买些布料回去自己做或者给别人都行,但一想到小包子身上的衣服还是放弃了。布料做成衣裳还要花时间,现在小包子可都快要衣不蔽体了。

    回宝林堂的路上,花卿颜看到路边有卖糖葫芦的,果断又拿了四串,分了一串给胡白芷,其他的拿回去给小包子和璧儿,在花卿颜的心里璧儿也还是个孩子。

    解决了钱这个大问题,花卿颜就想着关于童养媳的事。不知道胡郎中对那赵员外打听得怎么样了,是不是有了能用的消息。

    两人回到宝林堂,胡郎中正在大堂里坐诊,见两个丫头安全的回来也松了口气。将后面的患者交给宝林堂的大夫之后,便招呼着两人上里间坐一坐。花卿颜一路跟在胡郎中身后,看胡郎中跟宝林堂的人交谈。那人应该是宝林堂的掌柜,但是对胡郎中的态度格外的尊敬,花卿颜在心里对胡郎中的评价又是高了几分。

    “先坐,歇歇脚。”胡郎中坐着示意。

    这时掌柜端上三杯茶也笑道:“不用拘谨,胡郎中是宝林堂的常客,就当在自己家。”

    花卿颜坐下端着茶杯浅浅喝了一口,咂咂嘴心道一声,好茶。花卿颜自幼娇养,外公又是个好茶的,所以她对茶叶稍稍有些了解。今日喝到的应该是今年的新茶。茶叶这东西对对于乡间人来说可是金贵的东西,平时招待客人,加勺糖冲杯糖水就算是乡间最好的待遇了。这宝林堂看着也不像是格外的富有,如今居然拿新茶来招待他们,看来这宝林堂对胡郎中甚是看重。

    不过宝林堂的态度如何都不在花卿颜的考虑之内,她如今着急的可是另外一件事。放下茶杯花卿颜忍不住问:“胡叔叔,那赵家的事可是有了消息?”

    胡郎中看着花卿颜,凝视了三秒,这才开口:“确实有消息了。那赵员外家确实有个五岁的小孙儿甚得赵员外的喜爱。不过那小孙儿打小身子骨就不好,常年卧病在床。赵员外前些日子得了个道士的方子,说是要找个三岁的姑娘给小孙儿做童养媳冲冲喜。”

    胡郎中顿了顿,眼底闪过一丝晦暗,“不过,我打听到赵员外的小孙儿在五日前就已经死了,赵家并没有放出消息,而是继续让人找小女孩送去,怕是要将那小女孩给他小孙儿陪葬。”说到这儿,胡郎中一双利眼瞪着花卿颜,“我可不管你叫我打听赵家的事所谓何事,但如果你想将兮丫头弄去送死,我可不答应!你若真这样做了,可别怪胡叔叔不念旧情!”

    花卿颜现在哪里还能听出胡郎中的警告,她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心头更是怒火沸腾!原来花家打得竟是这样的主意!这简直就是让兮儿去送死啊!五十两要买她兮儿的命啊!她就奇怪花盼盼怎么会那么好心!原来是打着这么恶毒的主意!如果她被花盼盼的话迷惑了,主动将兮儿交出去,那么等待兮儿的将只会有死亡!一想到那个可爱粘人的小丫头从此后再也无法露出灿烂的笑容,花卿颜的心就一阵钝痛!

    胡郎中看着花卿颜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就知道自己对她有了误会,连忙出口问:“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有人打兮儿的主意?”

    原本稀里糊涂的胡白芷一听立马就炸了,“是谁!卿颜快说!看我不打死他!居然打兮儿的主意!”

    花卿颜咬咬唇稳定了一下情绪,这才将花家之前与她说的原原本本的将出来,包括五十两和为她减轻负担这些冠冕堂皇的话。胡郎中重重的一拍桌子呵斥道:“这花家简直就不知所谓!”说着又安慰花卿颜,“丫头别怕,胡叔定不会让花家得逞!”

    花卿颜扯出一个无比艰难的笑容:“谢谢胡叔叔,不过这件事必须由我自己解决,不然的话,不然的话只要让花家寻到机会,必定还会有所纠缠。”所以,她必须要想个一劳永逸的办法!

    因为心里惦记着兮儿,花卿颜也没了逛街的心思,胡郎中和胡白芷同样也是。于是三人匆匆收拾了东西,出城到马鹏处拿回大青骡就回了村。一路上因为三人都有心事,所以气氛有些压抑。

    三人用最快的速度赶回了村,刚到村口就看到清晨跟她们一起坐车的一个妇人跑过来,拉着花卿颜焦急的说:“花卿颜,你快去胡家,花盼盼要把你女儿卖了!”

    花卿颜心头一颤,花盼盼果然等不及了,趁着自己去镇上便自作主张的想抓了兮儿强行卖掉!花盼盼这简直就是草菅人命!花卿颜恨不得将花盼盼掐死,但是古代刑法亦不许杀人!花卿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对一旁着急上火的胡白芷说:“白芷去帮我找里正!”

    胡白芷瞧了她爹一眼,见胡郎中阴沉着脸超她点头,立马便拔腿朝着里正的住处跑去。

    胡家此刻院子门开着,胡夫人去村里人送药,所以吩咐璧儿带着两个孩子在院子里玩。璧儿想着这几日实在是太叨扰胡家了,所以帮忙做点事,提着水桶,想着把胡家里里外外都打扫一遍。不过她也没忘记小姐的嘱托,将两个孩子好好的叮嘱的一遍,“小少爷小小姐要乖乖在院子里,哪都不许去哦!”

    小无忧毕竟是哥哥,比兮儿懂事,点点头:“嗯呐,我会看着妹妹的,绝对不出去。璧儿姐姐放心。”

    璧儿满意的点点头刚打算进屋呢,就听见院门口传来一阵喧哗,然后就是花盼盼那特有的大嗓门:“小崽子呢,快给我出来!别以为躲在别人家里,我就抓不到你们!”说话间花盼盼已经进了胡家的院子,身后还跟着两个壮硕的黑衣汉子。

    璧儿快步上前将两个孩子搂进怀里,瞪着花盼盼:“你又想干什么!休想打我们的主意!”璧儿明显的感觉到怀里的两个孩子瑟缩了一下,低头一瞧,无忧还好,虽然害怕但仍是装作一副镇定的模样,而兮儿早就吓得脸色苍白,单薄瘦弱的身躯在她的怀里瑟瑟发抖。璧儿下意识得搂进兮儿,抓紧无忧,视线毫不退缩的对上花盼盼阴狠的眼。

    花盼盼可不怕璧儿,更何况她身后还有赵家的护卫呢。她往前走了两步,冷冷一笑:“死丫头,识相一点将那小丫头交给我!不然的话,今天就打死你!”

    璧儿慌忙将两个孩子挡在身后,挺着胸膛啐了一口:“不可能!你这个老妖婆!”

    “我是他们的姑奶奶!你不过就是花家的一个小丫鬟,还有权利拦着我?真是笑话!”花盼盼狞笑一声。

    璧儿心中一颤,花盼盼是小姐的小姑这事是无法改变的,同时也是两个孩子的姑奶奶。都说百善孝为先,若是小少爷和小小姐违抗了花盼盼的命令,那是不孝!可是花盼盼要兮儿小姐肯定是不怀好意!她绝对不能让兮儿小姐落到花盼盼的手里!璧儿咬了咬牙,无论如何拼死也要保护好两个孩子!

    看着璧儿灰白的脸色,花盼盼得意一笑,死丫头,现在知道怕了吧,上次没有弄死你,这次一定要你好看!

    花盼盼一边想着一边朝着璧儿挥起了巴掌!

    璧儿带着两个孩子往旁边一闪,花盼盼扑了个空,身体往前一倾,差点就要跌倒。她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看着璧儿的眼神更加的凶狠:“死丫头,你竟敢躲!看我不打死你!我今天一定要将那个孩子卖出去!”

    卖孩子!璧儿回想之前花盼盼的话,下意识得看了眼兮儿,不用猜都知道花盼盼的目标是兮儿!璧儿瞪大眼不敢置信:“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居然要将兮儿小姐卖掉!我不会让你得逞的,绝不会!”

    花盼盼已经懒得跟她废话,直接朝着三人扑过去。璧儿自知打不过花盼盼,拉着两个孩子就往院子外面跑,奈何她的身体还狠虚弱,跑起来立即气喘吁吁,很是吃力。眼看着花盼盼就要追上来了。这样不行!璧儿边喘气边对两个孩子说:“你们快跑,快去找人,去***!我挡着她!”

    无忧虽然才三岁,但是很讲义气,眼神坚定的看着璧儿,咬紧了唇说道:“让妹妹跑,我帮你!”

    相较于无忧的聪慧,兮儿就懵懂多了。她只知道害怕,还有紧紧地抓住哥哥的手。不过她也听懂了花盼盼说要卖了她的话,此刻正哭得稀里哗啦,根本不可能独自一个人跑出去求救。

    不过好在这边的动静不小,吸引了不少的村民。其中就有早上和花卿颜一起去镇上的那些。那几个妇人都见过花卿颜的两个孩子,看花盼盼也在这,便知道她不怀好意,所以便让人去村口等着花卿颜或者是胡郎中来护着两个孩子。

    这时,花盼盼已经跑过来一把拽住了兮儿的手臂:“跑?我看你们往哪跑!”花盼盼的脸皮抖动着,怒视着璧儿三人。她今天就是趁着花卿颜和胡家人都不在才上门的,让小崽子跑出去把人找回来,那岂不是前功尽弃。再说卖孩子这件事本就不光荣,她可不想弄臭自己的名声,将来她的女儿还要嫁个好人家呢!

    小小的兮儿被吓得“哇”一声大哭起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王腾达26》,方便以后阅读妃王腾达第26章 陪葬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王腾达26并对妃王腾达第26章 陪葬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妃王腾达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