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卖方子

    齐掌柜极有眼色的吩咐人端了些菜上来,观澜居的东家请花卿颜和胡白芷坐下,一边吃一边谈。胡白芷原先还有些犹豫,但已经被不矫情的花卿颜按在了凳子上。胡白芷是个没心没肺的,看到桌上那么多平日里吃不到的菜色,立马就被美食给俘虏了。

    男子也没跟花卿颜多说废话,直接开门见山:“我对姑娘的三道菜非常感兴趣,不知道姑娘,能否将方子全卖给我。”

    花卿颜既然做了这几道菜,就是想着同样将方子卖出去。这观澜居的东家虽然长得妖孽了点,但应该也是个厚道人,最主要是花卿颜对齐掌柜父子的感观非常不错。不过花卿颜从未与人做过生意,这种场面心里难免有些慌张。她用不动声色来掩饰内心里一丝丝的忐忑,敲了敲桌子:“不知东家打算出多少?”顿了顿又补充道,“这几道菜,皆是小女子独有,相信东家已经明白了这其中的价值。”

    男子为自己斟了一杯酒,轻酌一口,“自然。一张方子五十两,三张一起一百八十两如何?”

    花卿颜一愣,她没想到男子会出如此高的价格。她原本以为这三张方子能卖个五十两就非常不错了,现在居然卖出了一百八十两的高价!要知道在靠山村十两银子就能让一个三口之家过上一年了!回过神来的花卿颜脸上露出一丝欣喜。她这几日卖金银花给胡郎中才赚了二两银子不到呢!

    就连胡白芷都有些不敢置信,她放下筷子咽了咽口水,拽住花卿颜的手臂,“卿颜,真的是一百八十两哦!”

    男子将两人的反应看在眼里,愣了愣随即笑了:“两位姑娘并未听错,在下愿意出一百八十两买下姑娘的三个方子。”他常年在外奔走,手上花出去的钱每笔都比这一百八十两多好几倍,甚至是好几十倍。还是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倒是有趣。“而且姑娘的方子也值得起这个价。”

    花卿颜转念一想,这东家并未说错。瞧这东家的气度,肯定不止朝阳镇这一家酒楼,自己的方子卖给他,他定是能创造出更多的财富。想通之后花卿颜欣然点头:“那就按东家说的,三张方子,一百八十两。”

    男子放下酒杯说:“不过我还有个条件。”

    “东家请说。”

    “姑娘既然将方子卖予我,那就不能再转卖于其他人 。若是被我发现姑娘有所违背,姑娘将付出十倍的赔偿。”男子无比认真看着花卿颜,语气也同样是一本正经。

    花卿颜听后反倒是松了口气,她原本以为是什么严苛的要求,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完全可以做到,“这个东家可以放心,小女子不会为了钱出卖那点信誉。”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要说清楚,“若是其他酒楼尝过之后自己研究出来了,那可与小女子无关。”

    男子笑了,让一旁的齐昱将早已经准备好的笔墨纸砚拿上来摆在桌上,“姑娘请吧。”

    这笔生意谈成,花卿颜二话不说的就开始写方子。男子看着宣纸上渐渐出现的一个个娟秀的簪花小楷,挑了挑眉,目光似乎不经意的落在花卿颜脸上,眼底闪过一丝晦暗不明。

    这个姑娘虽然衣裳破旧,但无论是气质还是容貌都是绝佳,并不像是朝阳镇这种小地方能养出来。而且他之前就觉得这姑娘格外眼熟,如今听到她的名字,便是想起雍京那位已被判满门抄斩的花元帅的女儿花卿颜。如今瞧着这姑娘的字迹,他更是确定了心中的猜想。

    只是本该已经死去的人,如何会出现在这偏远的小镇上?还以卖菜方赚钱?男子疑惑不已,而且花卿颜身边这姑娘似乎并不知道她的身份,不然这平民百姓如何会跟个逃犯做朋友?

    在男子心中思绪翻涌的同时,花卿颜已经将水煮鱼,蘑菇鸡蛋汤和干煸花菜的方子写好了,还附赠了一道红烧肉的方子,可谓是诚意满满。男子接过菜方随意的看了看,瞧着那张在协议之外的方子,嘴角的笑容又是愉悦了几分。这花卿颜倒是厚道,不贪小便宜。

    齐昱见方子拿到手里,突然想起花卿颜留在后厨的竹楼,忍不住问:“姑娘,您带来的那些食材可否卖予我们?”

    花卿颜带来的食材里只有花菜和蘑菇,而这两种却又恰恰是干煸花菜和蘑菇汤的主料。大厨们拿到方子之后自然是需要练习的,这些食材正是能解观澜居的燃眉之急。不然的话,这些东西他们都不知上哪去收来。

    花卿颜明白齐昱的想法,不过既然是卖,自然要定个价钱,所以花卿颜问得自然:“不知东家打算用什么价钱收呢?要知道我这食材可也是独一份。”

    瞧着花卿颜眼底的狡黠,男子淡淡笑了:“姑娘年岁虽然不大,但是这生意倒是做得不错。这往后怕是能成为我的对手。”

    得到了如此高的评价,花卿颜宠辱不惊的笑了笑,并未回话。

    男子也没在意,修长的手指磨砂着精致的酒杯,思考了半晌才说:“不如这样,这花菜就按每斤一百文,而蘑菇,每斤一百五十文,可行?”

    花卿颜在心底暗暗地算了一笔账,这里的猪肉里白肉也就是肥肉是三十文一斤,红肉也就是瘦肉是二十五文,大骨是十文。鸡是论只卖,十五文一只……如此算下来,花菜一百文,蘑菇一百五十文的价格算是高价了。花卿颜不在犹豫迅速的点头。

    “往后还请姑娘为我观澜居提供这两种食材了。”男子嘴快的又加了一句,花卿颜眨了眨眼,却是没有拒绝。这两样东西如今也确实只有她才知道,特别是蘑菇,不会辨认的话,弄到有毒的可就是大罪过。

    男子按照之前说的内容草拟了契约,一式三份,将方子和菜价同时写了进去。花卿颜拿着契约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确认没有漏洞和空子之后,这才在最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不过花卿颜还是提醒了一句,“我不能每天都给你们提供这两样食材,不如一周一次如何?”花卿颜顿了顿,又说,“当然,你们可以叫伙计去收,不过这花菜还好说,蘑菇怕是需要小心谨慎,吃坏了,可不能怪到我头上。小女子可担不起害人性命的罪过。”

    男子虽然对一周一次不甚满意,可有考虑到蘑菇的特殊性也只能无奈地答应了。“不知姑娘住在何处,若是姑娘不方便,观澜居是可以上门的。”

    花卿颜皱了皱眉,男子这提议确实不错,但此时她并没有属于自己的地盘,贸然上观澜居的人上门,被花家人知晓了,不知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这时瞧了半天热闹的胡白芷抢着说:“你们去靠山村找胡郎中就行。在胡郎中家自然是能找到卿颜的。”

    收好契约,留下了带来的菜,怀里揣着齐掌柜给的方子钱和菜钱,就拉着胡白芷要离开。不过在她们踏出雅间的那一刻,身后传来男子淡淡的声音。

    “花卿颜,我叫靳南书。”

    雅间,靳南书一边喝茶,一边向窗外的街上看过去。看到同花卿颜一起来的姑娘正拉着花卿颜在大街上笑得像个孩子,两人手舞足蹈的还冲着对面的宴福楼做了个鬼脸。

    一直目送着两人消失在街尾,靳南书才收回视线,看到齐昱还站在他身边,靳南书示意他坐下说话,“齐昱觉得我这笔生意做得合不合算?”

    齐昱点点头。东家这生意做得自然是合算的。无论是那三个菜方,还是高价钱收下了花卿颜带来的食材。之前就有花卿颜的菜在大麒是独一份,自然是对得起东家给出的价格,有了这三个菜方,和那独一无二的食材,观澜居的生意自然会蒸蒸日上。东家今日的举动也有结交那位姑娘的意思,想必那位姑娘身上可不止这三个菜方,这往后姑娘再卖菜方定会最先考虑到他观澜居,无论怎么看,这生意都是合算的。只是那位姑娘……

    “少爷,那位花姑娘虽衣裳褴褛,但无论是气质和相貌都不俗,我想,她定不会是普通的农家女,这位姑娘的身份甚是可疑。”齐昱虽然只是个下人,但非常得靳南书的器重,有些话,别人不能说,但他却能说得肆无忌惮。

    “花卿颜。”靳南书合了折扇在手心敲了敲,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若是让那个人知晓,花家的人在这小小的朝阳镇,如今还为了生计不得不卖方子,不知会有何感想。”

    齐昱听着靳南书的自言自语敛了神色,不去探究自家少爷口中的任何人,虽然好奇,但是他没有资格,所以警告着自己不能逾矩。

    靳南书重重的敲了敲手背,语气严肃的说:“齐昱,你去帮我将花卿颜的事情查清楚,从她到靠山村开始,一点都不能遗漏!”

    齐昱恭敬点头:“是,少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王腾达25》,方便以后阅读妃王腾达第25章 卖方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王腾达25并对妃王腾达第25章 卖方子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妃王腾达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