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1.10

    此言一出,云霄之上刹那间静默了。

    谁也没想到洪明文竟会将所有罪责与事端都揽到自己身上,只为将他的家族开脱出去。

    勾结外界修士这罪名着实太过严重,就算凡人得知此事亦能光明正大地责骂洪明文几句,更遑论他们这些差点送命的练虚修士?他们在虚空界中出生入死历经艰险,却未想到有人在背后暗暗捅了他们一刀,这让诸多练虚真君何能平心静气?即便洪明文是大乘仙君亦无法逃脱惩戒,怕是唯有以一条性命相抵方能平复众怒。

    可这些冲霄剑宗与大衍派的修士气势汹汹而来,原本已经做好了同洪家死磕甚至见血的准备,谁料到当事人竟如此痛快利落地承认了所有事实,着实让他们先前的所有准备都落了空。

    好在那静默只是一瞬,而后所有练虚真君甚至不用交换眼神就已达成默契。不管如何,今日洪明文必须死在这里。若是九峦界的规矩与法度毫无威慑力,整个世道怕会越发混乱,只比八千年前炽麟仙君所在的时代更加不堪。

    也只有洪明文死了,其余观望的修士定会心中一凛。违背了誓约的大乘仙君尚且会死,又遑论其余尚未触碰到天穹之顶的普通修士?

    其余人越发目光坚定脊背挺直,无声的威严横陈于云端之上。但顾夕歌却不由瞳孔微缩,他不知洪明文起了什么念头。若说那狡猾之极的修士就此认命,顾夕歌怕是绝对不会相信。

    自顾夕歌到虚空界走过一遭之后,他便对前世冲霄剑宗诸多练虚真君殒命的真相隐隐有了猜测。定是洪家联合其余大千世界骤然出手,才让冲霄剑宗与其同盟势力颇有折损。陆重光及混元派诸多人能够完完好好地活下来,想来那其中也并不简单。

    且前世陆重光在虚空界突破大乘后,明眼人谁都能看出整个九峦界权势倾向哪一方,自然有不少人讨好那混元法修,亦有许多人肯替陆重光卖命。那洪博不过是区区一个化神修士,纵然颇有几分手腕,也不值得陆重光青眼相加。顾夕歌事后细细想来,洪家倒戈得未免太快,不能让多疑的陆重光轻易交付信任。

    定是洪家前世早就窥探天命,率先与陆重光合作,由此才有了虚空界中混元派势力的留存。顾夕歌根本不用猜,就能料到这一手极漂亮锦上添花的计谋是谁引导的。一想到前世纪钧被洪家与白家算计,不明不白死在了虚空界中,顾夕歌就恨不能将洪明文千刀万剐。好在一切自有天命在,今生洪明文想要将洪家直接摘出去,顾夕歌片不如他的意。

    可还未等顾夕歌开口,洪明文就已率先微笑道:“顾魔君是聪明人,定然将所有事情查了个通透利落才骤然发难。且你手上还有我赠与你的半张地图,其上附着着数万道隐秘咒法,更能悄无声息地让拂云界修士觉察到你的位置。这一切我都并不否认,只求诸位能给我一个痛快。”

    一旁沉默不语的洪博忽然抬起了头,他只轻声吐出了“洪长老”三字,就嘴唇颤抖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此时的洪明文却好似有了几分耐心,他将手掌放在洪博身上压了压,直截了当道:“我早知自己会死,只求诸位给我一个痛快,不连累到这孩子就好。他是我最后一名在世的血亲,还望各位能给我留些香火。”

    洪博的脊背瑟缩得厉害,但他却极力掩饰情绪,并不想让其余人瞧出一点怯懦来。他有洪长老的血脉,又何能让外人轻看半分?

    在场所有人都明白,洪明文是一枚被洪家舍弃的弃子,而洪明文亦无比坦然地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即便修为高绝如大乘仙君又如何,在家族利益面前依旧软弱无力好似一个三岁孩童。

    若是洪明文今日拒不认错,冲霄剑宗与大衍派自有千百种方法让洪家付出惨痛代价。纵然最后那流传许久的庞大世家尚能苟且残喘,也绝不是以往那般光鲜亮丽的模样。可事情就坏在洪明文直截了当担下了一切,让冲霄剑宗与大衍派都没了发难的理由。

    顾夕歌只静默了一瞬,就淡淡道:“洪长老既是认命那就好办了,今日之事也合该有个了结。你那位至交好友白温然却绝无你这么聪明,他拒不认错愚钝无比,硬生生拖着白家一百七十二口人与他一同殉葬。”

    “那些死去的修士都是白温然的直系血亲与三代旁族,洪长老又有何资格将洪家那么多人摘个一清二楚全无关联?”

    洪明文并未动怒,他平静道:“想来死去的那些人,定然也与当年云唐纪家覆灭颇有关联。一报还一报,我也早有准备。”

    这位洪家长老话里话外都在指责纪钧公报私仇,立时听得那玄衣剑修眉头一跳。他知顾夕歌已经将当年的罪魁祸首白玄杀得神识不存不入轮回,但他却未料到那孩子只杀了一人还不够,还要较真至极地有怨抱怨有仇报仇。

    纪钧并不是不恨白家,更不怕自己声名受损惹上睚眦必报的骂名,但他却隐隐害怕顾夕歌堕魔太深不能自持。执念太重并非好事,若是有朝一日顾夕歌不能降服心魔,他定然下场凄惨令人心碎。

    天道虽以强者为尊弱肉强食,亦讲究因果报应并不多造杀孽。顾夕歌行事如此狠厉,将来破界飞升之时怕会平白多出许多魔障阻碍,也不由得纪钧不担心。

    洪明文自然瞧见了纪钧眉宇间的这些微变化。

    他只击掌一下,自有上百名修士自洪家大门中鱼贯而出,最后齐齐排成一行。他们之中有男有女,有中年修士亦有稚嫩孩童,还有寿元即将耗尽的老者。百余双眼睛只平静地望着云霄之上的诸多修士,并未有半分退却。

    “在场这一百三十四名修士,全是我的三代血亲。既然我的死尚不能让顾魔尊满意,那其余人亦会跟着我一同陪葬。”

    洪明文的神情依旧是那般淡定自若,仿佛他说出的不是什么极可怕的命令一般。他一步步走到那些洪家人面前,深深鞠了一躬:“是我无能连累诸位,纵然粉身碎骨亦难偿还恩情。”

    那上百人直直受了这大乘仙君的一礼,并不避讳半分。尽管平日里洪明文是高高在上的大乘仙君,但在这生死关头,修为高低与寿元多少都已全然无用。

    这一幕极静默亦极悲壮。不管是冲霄剑宗抑或大衍派的修士,谁都没有出言打搅。

    洪明文微微一点头,就有人运起玄光直接贯穿其肉身。迸溅而出的鲜血缓缓流淌而出,从始至终那自刎之人都未有半句言语。洪家有修为之人全都选择自行了断,决绝又果断。不管年龄如何修为如何,他们的表情都是一般坚定。

    每有一缕神魂脱壳而出,云霄之上诸多修士的心就跟着微微抖动一下。尽管修至练虚真君之人手上早已沾染了不少性命,但这般惨烈的场景依旧颇为罕见。

    先前处理白家人时并未有这般麻烦,全因顾夕歌拿出了不容抵赖的证据,自有大衍宗魔修前去处理。其余人只瞧见不一会那些魔修就出来,并不知白家人死时凄惨与否可有怨言。

    尽管他们知道一切全是洪明文咎由自取,但他们却是更深切体会到何为杀孽与残酷。那一条条性命一桩桩因果,虽说自有为首的顾夕歌承担,但他们仿佛全都成了帮凶一般,对这残忍而静默的杀戮熟视无睹。

    颇有几位冲霄剑宗的修士张口欲言,但他们全都被顾夕歌冷然目光逼了回去。世人皆言魔修心狠手辣毫不留情,但顾夕歌先前明明是冲霄剑宗的弟子,他何时也成了如此心冷如铁的魔修呢?

    洪明文颇为满意地环视一周。纵然他与洪家这一百三十四名修士全都死了,他亦要为首的顾夕歌不得安宁。以往这些居高养尊的修士并不将一条人命看在眼中,但当其是百名弱者的性命时,总有一些格外不同的意味。

    纵然大衍派内对顾夕歌不会有半分不满,但那一向门风正直颇为迂腐的冲霄剑宗修士,想来绝不会全无意见。更别提一贯怜惜弱者,纵然死磕不过白家长老,却也从未对白家小辈出手的纪钧了。

    这就是堂堂正正的阳谋,纵然顾夕歌已然觉察到其中蹊跷那又如何?洪明文堂堂正正地与顾夕歌对视了一眼,他随后却抚了抚洪博的脊背道:“你可曾怪我?”

    洪博毅然决然地摇摇头:“生为洪家人,我早有此觉悟。”

    “好孩子。”洪明文目光只柔软了一瞬,随后他一道玄光就将洪博肉身直接击得粉碎,当真半点也未手软。

    “我以洪家一百三十六口人的性命,求顾魔尊饶过其余人。”洪明文一字一句道,“否则我死不瞑目。”

    “你不必求我,一切自有法度与规矩。炽麟仙君当年规定,勾结外界修士之人必死,其直系三代血亲亦受株连。”顾夕歌答得平静无波。

    洪明文也并未再多话。他一道玄光就将自己肉身毁坏,第二道玄光直接将其神识搅碎不入轮回,当真是干脆利落极了。

    诸多冲霄剑宗修士自云端遥遥望见这一幕,一时间不知心中有何想法。

    纵然罪魁祸首伏诛他们十分痛快,但牵连到这么多弱者,也让他们有些心绪复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手撕系统重生后171》,方便以后阅读手撕系统重生后171|1.10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手撕系统重生后171并对手撕系统重生后171|1.10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手撕系统重生后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