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铃木铃花对自己在这个地方住下的时间长短没有具体的感念,她只知道自己看过四场飞雪二十六次大雨。

    妖怪的国度也有春夏秋冬吗,他们的春冬交替也是隔了一年吗?

    她不知道,负责服侍她的妖怪总是战战兢兢,知道的东西也很少,但是犬大将会告诉她,他变得越来越温和,那张俊美的面容上逐渐褪去了那挥之不去的狂躁妖性戾气,多了几分风雅的高贵气质。

    无论他的下属愿不愿意承认,犬大将都在蜕变成一个更为优秀的首领。

    这个妖力强大的犬妖无所顾忌地把有关妖怪的一切信息透露给她,只要铃木铃花询问出口,而她所能给予回报的,就是教导他那些关于人类的事情,人类虽然弱小卑微,但是他们聪明,就是太聪明了。

    人类的手段运作在妖怪之中也能起到效果,尤其是如同犬大将这般强盛的大妖怪,就更能取得成效。

    不过比起那些,犬大将更在意的却是人类的生活作息这种曾经他决不会感兴趣的事情。人类会在夏天穿上薄衣,在冬天换上厚袄,他们要饮用干净的水,吃温热的食物,需要肉类也要蔬果,受了伤要用药物治疗……

    人类对于妖怪们来说太弱小了,而铃木铃花比他们更脆弱,对待她要仔细。

    犬大将在遇到铃木铃花之前也见过许多人类,然而无论和平安康还是战火纷乱,他们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方法引起争斗,然后又去用阴谋来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有软弱和善的,也有心狠手辣的,是一种十分复杂的生物。

    在遇到铃木铃花以后,犬大将却又对人类有了新的认知。

    他从来没有这样怜爱过一个生命,犬大将甚至没有用照顾铃木铃花的方式同样关照过自己的同族。

    妖怪比人类更赤.裸,他们很多都是从出生开始就直接争抢食物和各种东西。弱者会死,强者会活下来,优胜劣汰的方式帮助他们快速地掌握在这个世界生存下来的法则。

    有多情的在妖怪之间呼朋唤友,也会有对同类不屑一顾的大肆屠戮。

    与人类不同的是,妖怪不会管那么多。

    这里没有那么多的道德框条来束缚他们,也束缚不了。

    但是铃木铃花可以束缚犬大将。

    有时候他会频繁地给她带去华美的衣衫和首饰,然后铃木铃花就会轻轻叹气。

    “你不喜欢吗?”

    “不,这些东西很漂亮,我很喜欢。”

    犬大将蹙起眉,他把盔甲上的血迹洗干净了,但是那隐隐弥漫着的血腥性还是残留在他锐利的眉眼之中,“可是你不高兴。”

    “不是我不高兴。”看到他皱起眉头,铃木铃花就会靠过来抚顺那些微隆起的沟壑,冷金色的狭长眼眸在眼眶里一瞬不眨地盯着她看,“只是,失去了这么多漂亮的东西,原来的主人该多么伤心啊……”

    于是后来,犬大将给她带来的就是可以制作成衣服的皮毛和丝料,那些原材料来自于人类避之恐极的药物鬼怪。

    妖怪的衣服很少会换,很多时候那都是他们幻化出来的一部分,不会脏,他们也不会受到天气的影响。

    可是人类需要,而且他们需要很多件。

    少女不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穿上那些东西,她很少对犬大将抱怨什么,所以一旦她说出口,犬大将都会倾向于满足她。

    如果铃木铃花不说出来,犬大将看出了她的想法,也会帮她实现。

    比起犬大将认知中的人类,铃木铃花所要求的事物实在太少,真的太少了。少到犬大将都觉得,他忠心耿耿的下属索求的都比她更多。

    “大将,您不能一直养着那个人类!”

    “大将,您不能娶一个人类!”

    “那样弱小的人类怎么配得上您,即使在人类中,她也只不过是个低贱的平民!”

    即便他们都是为了犬大将考虑,他也难免会生出一些厌烦的心思,他不喜欢听他们在他耳边说起铃木铃花,还都是不好听的话。

    “请您务必想清楚,人类的寿命是很短暂的。”

    只有这句话犬大将听进去了。

    他所知道的活得最长久的人类也不到一百岁,而那已经是很长寿了。但是对于妖怪来说,那只是十几分之一的岁月。

    所以犬大将费心地照顾铃木铃花,也是想要拉长她的寿命。

    百年对于他来说,实在太短,太短了。

    他动过增加铃木铃花寿命的念头,对于犬大将这种妖怪来说,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方法虽然有多种,但每一样都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而每一个都是犬大将舍不得让铃木铃花拿出去交换的。

    走进铃木铃花的房间里,犬大将就看见侍女站在她身后为她疏头发,他刻意收敛起了气息,侍女就无法发现他,侧头看见了他,侍女立刻变得颤巍巍起来。

    得到离开的示意,还只是个小妖怪的侍女便立即逃走了。

    犬大将拿起那把梳子给铃木铃花梳头发。

    他把她带回西国的那天,是一次冲动的临时决定,他们走得太急,来得太匆忙。迈入妖怪领地的时候,铃木铃花什么也没带,只有身上的衣物,和抱着她的犬大将。

    人类需要的西国都没有,所以很多东西都是他后来为铃木铃花添补的。

    梳镜、软床、软榻、女人的衣物首饰……她的一切不是最精细的,就是最柔软的,和这座冷硬孤寂的宫殿格格不入。

    从铃木铃花这里出来走到他妻子的房间,犬大将都会觉得自己是从一个世界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之中。

    那才是犬大将熟知的世界,他的妻子也才是与他更有共同话题的那个,他们都是纯血的强大犬妖,模样习性几乎都是如出一辙。

    然后会如所有人所愿地生下血统高贵的继承者。

    犬大将刚刚把梳齿小心地□□披散下来的发丝之间,铃木铃花就察觉到了,她柔柔地笑了起来,“大将。”

    所有人都这么叫他,但是铃木铃花叫出来却不太一样,犬大将也说不出来有什么不同,他有很多名字,西国的妖怪称呼他为大将,因为他是他们的统领,西国之外的妖怪则称他为王,因为他强大。

    有人叫他犬大将,有人叫他斗牙王,他在这块土地上生存的时间太久远,犬大将也不太记得自己的名字,于是他的尊称就成为了他的名字。

    对于一个实力强劲的妖怪来说,这也就够了。

    给铃木铃花梳了两三下,犬大将就扔下了木梳,他拨弄了一下那些柔顺的长发。随着少女转过身,顺滑纤丽的发丝也跟着主人的动作一一滑过犬大将的指间,划开一圈圈优美的弧度。

    妖怪收起了尖利的长指甲,这样他在触摸铃木铃花的时候,就不会因为锋利的指尖割伤她细嫩的肌肤。

    他曾经因为过于激动伸出了尖甲划伤了铃木铃花的脸,红色的血顺着犬大将贴在少女脸边的手指滴下来,染红了两个人的皮肤。

    那尖锐的指甲端刺了进去,他不敢随便地拿出来,犬大将知道他这属于自身一部分的武器有多么锋利,所以他更不敢随意对待。幸好,只要他不故意攻击,那上面的毒素就不会渗出来。

    只要铃木铃花沾上一丁点儿,她会在瞬息之间死去。

    这就是他们之间横着的差距。

    总有一天,铃木铃花会死。

    不是被犬大将杀死,就是早早地自然死去。

    但是铃木铃花从来不怕他,犬大将也不知道为什么。即使他人形的皮相在人类之中算得上好看,可是这种随时致命的危险足以让任何一个人类避之不及。

    少女却只是低下头,伸出舌头缠住犬大将想要收回来的手指舔舐着,那在刚才差点夺去她的性命,而且毁去了她的美貌,可是铃木铃花不在意地轻舔着犬大将手指上沾染的血液。

    濡湿柔软的舌头黏在了犬大将的皮肤上,激起一阵阵酥麻感。

    犬妖的体表温度偏高,所以铃木铃花的口腔也不会让犬大将觉得灼热,他反而自在地屈起手指伸进去抵弄着她的舌头,不让她把那团软物收回去。

    于是她舔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把自己的血迹舔得一干二净,把妖怪冷却下来的热意又舔得蹿了上来,甚至比之前更加汹涌。

    少女完全地转过了身,她今天穿了一套藕色的和装,这是犬大将以前从其他地方得来的,原本属于另外一个人类。

    所以衣服穿在铃木铃花身上显得有些大,把她的身影映衬得更加纤细。犬大将不愉地在衣服落下来的空荡处看了看,他把手伸向少女的腰,先摸到的就是宽大衣服下面的空气。

    “太瘦了。”

    他找来各种食物喂食铃木铃花,有些本来就是人类吃的,有些是妖怪地盘才会有的,只要对人体无害,犬大将都会拿来给铃木铃花当食物。

    可是她仍然没有像犬大将想象中的那样变胖。

    “您是想要养肥我……”弯了弯嘴唇,铃木铃花勾起笑容笑了一下,天生嫣红的柔软樱唇让犬大将想到了她细嫩皮肤下面流动着的血,“然后再把我吃掉吗?”

    他也尝过铃木铃花血液的味道,比他所饮用过的任何东西都还要甘美芬香,犬大将垂首吻了吻她的红唇。

    犬大将相信铃木铃花对妖怪来说会是一个上好的食物,但是,她还会是一个更完美的爱人。

    他能食下很多东西,包括人类,不过犬大将不以人类为食。

    照顾过铃木铃花之后,他总觉得,人类是一种极为可爱的生物,即使铃木铃花只有一个,可是那些弱小的人类都在很多地方和铃木铃花很像。

    犬大将没说话,只是吻着她的嘴唇,他的牙齿比指甲更锋利,所以从前他都不会吻铃木铃花。

    只是有一次,他们吵架了。

    也不算是吵架,妖怪和人类怎么吵得起来,通常都是一方杀死另一方。

    所以他们没有气得争吵,也没有粗着脖子红着脸大骂,犬大将只是不再来铃木铃花这个地方,他不来,铃木铃花也不可能找得到他。

    她也没有去找他。

    而究其原因,是因为一次犬大将带她出去的时候,他们见到了犬大将的下属们,有一个在铃木铃花面前红了脸。他什么也没有做,也不敢做什么,铃木铃花是犬大将养起来的人类,除了他和他授意的人之外,谁也不能碰那个人类。

    少女没说话,但是她对他笑了一下,像是一个招呼,又像是觉得害羞的妖怪很好笑。

    犬大将就生气了。

    他真的算得上是个好脾气的,发怒也不会像别的妖怪一样用妖力破坏东西或者杀人来发泄怒意,犬大将只是沉默地,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他很会忍耐,压抑之后的怒火就会维持得更长久,也更难以消除。

    但是最后先低头的还是犬大将。

    因为铃木铃花生病了。

    她总是很容易受伤、得病。即使犬大将把这块地方圈得密不透风,铃木铃花还是无法一直维持健康。

    妖怪生活的地方对人类来说,还是太难生存了。

    这里的雨有时候含着损伤人体的剧毒,这里的雪能直接冻僵人类的身体,风能够把人类的皮肤刮伤,甚至是一朵盛开的花,也许都是致命的妖物。

    所以犬大将只有在自己有空的时候,才会带着铃木铃花出去的时候,他不放心她在西国。在犬大将看来,一阵风就能把铃木铃花吹散了。

    而这是极为可能的事情。

    这里的任何一只妖怪都能杀死铃木铃花。

    她生病了,就需要尽快医治,拖下去就会死掉。犬大将只能飞快地回去找铃木铃花,那次少女的身体发热,蜷缩在他怀抱里。

    清醒了一些知道抱着她的人是犬大将,铃木铃花就靠过来,讨好地亲了一下他的唇边。

    这种示好的小手段目的太明显,但是犬大将配合得接受了少女的示弱。

    她的舌头因为在发低烧比平时温度更高,轻颤着伸进来犬大将的嘴唇里的时候,都带一些微微发热的病气,那无法给犬大将带来什么影响,他更需要担心的是,铃木铃花会不会触碰到他的牙齿被划伤。

    妖怪不会做这种无意义的亲密事情。

    成亲和性.爱都是为了繁衍后代。

    但是铃木铃花不会给他生孩子,她也不会给他带来任何东西,发而会成为犬大将致命的软肋。

    她是不一样的。

    从开始到现在她都是不一样的。

    虽然还在生病但仍然清醒的少女伸进了舌头教着犬大将如何接吻,她迫使他不得不收起了那副引以为傲的尖牙,这样他才能毫无顾忌地回吻她。

    就像现在,少女也向犬大将的嘴巴里伸进来了自己的唇舌。

    比起做到最后,她更喜欢接吻和爱抚。

    因为犬大将总是会从一开始的动作温柔,变得粗鲁霸道,所以铃木铃花喜欢停留在前戏阶段。

    然而除了铃木铃花生病受伤,犬大将都会做到最后,而且总是会做很久。妖怪比人类强壮太多了,铃木铃花不能完全承受。

    最初的时候,犬大将甚至都不会为她做前戏,还要铃木铃花一点一点教他,她必须要教会他并且展示给他看,自己到底有多脆弱。

    否则,她在犬大将的照顾下也活不了很久。

    她没有骗犬大将,她也骗不了这么强大的妖怪。铃木铃花确实没有记忆,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一场冬雪覆盖了一个村落,有人从积雪下挖出了她。

    村子里的神婆收养了她,婆婆叫做铃木,她就叫了铃花,后来照顾她的老婆婆死了,因为是自然老死的,这很实在难得,她要按照那个地方的习俗继承那个名字。

    所以她的名字就变成了铃木铃花。

    “太瘦了。”

    这是犬大将第二次这样说了,赤身贴在男人滚热的胸膛上,铃木铃花没有说话,她身上已经多了许多痕迹,因为少女的皮肤过于娇嫩白皙,那些青红紫印反而并不旖旎只是显得可怖。

    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这少女揽在他腰侧的手臂和手肘,犬大将能够触摸到柔软的皮肤还有皮肤表面下面凸起的骨头。

    与她所展露出来的模样一样,那些关节硬处也依然脆弱到一折就断。

    “她都胖了……”轻柔地搂着铃木铃花,犬大将像是感慨般地叹了一口气,他眯着眼睛上下打量铃木铃花,他还想要再抱上去,但这是她能够承受的极限了,所以他克制着没有再继续。

    “你怎么还这么瘦。”

    人类的寿命比妖怪短得多,所以他们的变化也很快。

    刚把铃木铃花带回来的时候,她的头发披散下来只到背后的蝴蝶骨上,而现在已经长到了腰部。

    那时候她还因为村落食物的短缺,常常吃不饱,面色中带着一些青黄,现在犬大将把铃木铃花照顾得很好,少女没有血色略显苍白的面容变成了透亮的莹白,可是瘦削的身材还是没有增加几两软肉。

    只有少女胸前开始发育鼓起的胸脯能够证明铃木铃花确实在长大变化。

    即使犬大将经常过来找她,还是觉得每一次,铃木铃花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把还是个少女的铃木铃花带回来,犬大将才发现,人类不仅容易变心,他们的身体也会变得很快,青春期时的就变化得更快了。

    似乎一个眨眼间,她就能从现在的模样变成另一种样子,比变形的妖怪还要善变。

    犬妖的感官十分敏锐,何况他常常把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铃木铃花身上。所以他能够发现铃木铃花身上每一处最细微的变化,他不会错过她的成长,但是也常常为那变化的速度感到心惊。

    少女逐渐长开了精致的眉眼,浅色稀疏的眉毛变深拉长,透亮的眼眸更是变得熠熠生辉,在黑夜中也依然闪亮,如同珍贵的夜明珠。

    她的身材虽然依旧纤细,但是却被抽拉得修长,铃木铃花不是没有长,她只是往高处长了。

    她原来就是美人坯子,被犬大将带回来细心照顾之后,铃木铃花就便出落得越来越美丽。以前妖怪们之中流传着这个唯一一个生存于西国人类的说闻,流言之中很多地方都是过于夸张。

    而现在把那些盛赞美誉放在铃木铃花身上,就再也不过分了。

    如果那个本来要迎娶她的人类见到铃木铃花现在的样子,他绝不可能再放手得那么干脆。

    迟早有一天,她会从少女长成更加美艳的成熟女人,然后再从姿容绝艳的美人逐渐垂暮衰老,满头乌发染白,柔嫩白腻的肌肤多上好几道褶皱。

    再老下去,她会死去。

    意识到这一点,犬大将对于铃木铃花的成长就无法觉得太高兴,前段时间他发现少女长高了一些,很久都没有说话。

    听到犬大将说的话,铃木铃花沉默了一会儿。

    他们都知道他是在说谁。

    这里就只有两个女人陪在犬大将的身边。

    准确地说,是只有铃木铃花陪在他的身边,但是他真正的夫人却是另外一个强大、身份高贵的妖怪。

    “她不是变胖了。”最终铃木铃花还是张了张口,她缓缓地回应了犬大将一句,“夫人是怀孕了。”

    气氛突然冷却了一瞬。

    虽然铃木铃花并不介意,可是犬大将却极其在意她的不介意。至今为止,他仍然没有忘记铃木铃花说她不愿意怀上自己的孩子。

    犬大将当然知道自己的夫人已经怀上了孩子,而且他还知道那会是一个血脉强大的儿子。

    如果不出意外,那就会是他的继承者。

    拥有了继承人之后,犬大将还想要铃木铃花的孩子。即使那诞生的孩子将会是流着一半人血一半妖血边缘者,犬大将还是想要看到一个流着自己的血液,又有与铃木铃花相似的面容的孩子。

    “她会生下一个孩子。”

    犬大将把少女搂在怀里低语,他喜欢伏在铃木铃花的颈侧闻她的味道,这样也可以把他自己的气息一遍又一遍地留在少女身上,“那你想要吗?”

    “不。”

    铃木铃花很少拒绝犬大将,她很清楚,她赖以生存的就是犬大将对她的宠爱。但是,在这件事情上面,她却意外地坚持。

    她不怕犬大将。

    或者说,她恐惧的并不是犬大将。

    即使俊美的银发男人眯起了金色的长眸,眼中流露的温柔便变成了刺人的凌厉气势,身上也散发出了浅弱的威压。

    在这个年代,无论是对于妖怪来说,还是对于人类而言,留下一个孩子、一个延续血脉的骨肉意味着很多很多重要的东西。

    然而铃木铃花屈起手想要支撑起身体坐起来,即使生气犬大将还是伸手扶了一把。

    如果让她摔了,犬大将之后只会更烦恼。

    “生下孩子的话,我会死的。”铃木铃花顺势卧倒在犬大将的怀里,少女的面容姿色绝艳但仍然年轻稚嫩,当她轻颤着眼睛的时候,终于露出了符合年纪的无辜和胆怯,“我的身体承受不了的,我会难产,我会……”

    她看到过生孩子的女人。

    收养的老婆婆也会接下接生的工作,铃木铃花有时候会被她过去一起帮忙,她常常能看见因为生孩子而痛苦地死去的女人。

    那比饿死冻死的死亡方式看上去血淋淋得多。

    肚子滚圆的女人在房间里尖叫喘息,血就从她的腿间流下来,铃木铃花的婆婆会按着她的腿往里面看。

    而她只能端着水等在一边看,谁让她做什么,她都会去做,只要能不用再待在这样痛苦的场景旁边。

    那样的景象,看过一遍,铃木铃花就决定自己决不会给男人生孩子。

    “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可是我怕……”感觉到犬大将对于他们孩子流露出来的那种莫名的渴望,铃木铃花扑在了他面前,颤着身子搂住了他,“我怕疼,为什么一定要生孩子?”

    铃木铃花疑惑而恐惧地看着他,那双美丽璀璨的眸子被浮出的泪花浸出了蛊惑人心的湿意,“你已经有了一个了。”

    “我不要生孩子,我不想生孩子。”少女婉转动听的声音因为之前的□□变得虚弱沙哑,这样让她的求饶听上去更加楚楚可怜,惹人怜惜,“大将,我不想要。”

    听了许久,犬大将抬手抚了抚铃木铃花身后光滑柔顺的长发,浓重的墨色泼在一片雪白上衬得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都显得香艳。

    他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但是铃木铃花知道犬大将已经心软了,因为他再也没有对铃木铃花提过这件事。

    只是偶尔在他们相拥着躺下的时候,犬大将会摸一摸少女平坦的腹部,似乎对那里仍然怀着什么念想。

    光是察觉到这个举动,就足够让铃木铃花手脚冰冷。

    她是真的害怕。

    唯一能把犬大将的注意力从铃木铃花的肚子拉回去的,就只有他的夫人为他生下的正式继承人了。

    从服侍她许久的妖怪侍女的口中,铃木铃花知道了那个血统纯正的妖怪孩子的名字。

    他叫做杀生丸。

    一个光是把那孩子的名字念出口,就会让铃木铃花觉得口齿发冷的姓名。

    她从不过问犬大将那位夫人的名字,就像对方也不会横插一手来管铃木铃花,长年以来,她们都维持着这种微妙的平衡,所以铃木铃花也不会在意那个不属于她的孩子。

    但是有一天,犬大将这个中间撑杆却自己打破了这个平衡。

    “你想要照顾我的孩子吗,铃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综]完美攻略141》,方便以后阅读[综]完美攻略第141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完美攻略141并对[综]完美攻略第141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综]完美攻略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