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城

    第一百七十章化龙

    骨头似乎在慢慢融化,辰子戚感觉到自己有些掌控不住身体了,挣扎着开口:“丹漪……”

    “嗯?”因为这几日辰子戚都睡不好,丹漪晚上也不敢睡得太沉,听到声音就立时惊醒了,“又疼了吗?”伸手把人抱进怀里,将刚刚恢复的内力输给他。

    第八章都已经练完,身体还是没有什么起色,辰子戚趴在丹漪怀里,心中涌起浓浓的疲惫感。

    长时间的疼痛会消磨人的意志,辰子戚从小就怕饿怕疼,这样生受了半个月,已经撑到了极限,自觉时日无多,命不久矣。

    “丹漪,我可能不行了……”辰子戚把脸埋在丹漪的胸口,贪婪地吸着他身上的气味。淡淡的梧桐清香,仿佛可以驱散所有的烦恼。

    “不许胡说,”丹漪狠狠地皱眉,把人抱得紧了些,“爹已经去找了,很快就会回来的。”

    凤凰一夜便能飞千里,只要找到爷爷,一切就好办了。

    “我小时候,只是九如镇上的一个小混混。六岁那年,金刚门的一名嫡传弟子,看上了我娘,农场的管事从中牵线,舅舅一家听说了彩礼很多就也答应了。我去镇上,找来一把匕首,准备等那个王八蛋来了同归于尽……”辰子戚趴在丹漪胸口,语调请缓地说着小时候的事。

    丹漪静静地听着,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怀中人的脊背。这些话,戚戚以前从没有说过,大概是小时候最不堪的记忆,所以一直藏在心底。“那人是谁,我叫人去杀了他。”

    “倒是不必,当年我没去杀他,也算是留下了自己一条命,若非皇家的马车当天去了农场,我根本活不到七岁,”辰子戚仰头看着丹漪,明亮的桃花眼微微弯起,毫不掩饰其中的爱慕眷恋,“你那时候,已经无意中救过我一命。”

    若不是小红鸟在章华殿中谁也不选,先帝也不会派人去那穷乡僻壤接他这个皇子回宫。

    “所以你就以身相许了?”丹漪低头,轻轻吻上那泛红的眼尾。

    “嗯……”辰子戚眨眨眼,眸中不由得泛起了水光,他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丹漪。十四岁在一起之后还时常想,这么俊美强大又温柔的人,自己这个小混混,何德何能得到他的垂青。多在一起一日,就多喜欢他一分,“我现在后悔了。”

    丹漪亲吻的动作一顿,“什么?”

    “这个还给你,”辰子戚垂目,扒下手腕上那根尾羽化成的红绳,“你就当我们没有拜过堂,行么?”

    凤凰不练功,也可以活三百年,丹漪是千年不遇的天才,定能活过四百年,为了他这个短命鬼殉情,当真不值得。

    丹漪握住那根纤细的红绳,半晌没有说话。红绳回到本体,片刻之后就变成了羽毛,长长的尾羽在烛光下泛着斑斓的色泽,如同刚刚拔下来时那般鲜亮。

    一滴晶莹的泪水砸在羽毛上,滚成一个圆润的水珠子。

    辰子戚不可思议地抬头,指尖颤抖地抚上丹漪的脸,那深若寒潭的美目,如今竟溢出了泪水,滚烫的热泪,仿佛砸在了他的心尖上,撞得生疼。

    丹漪骤然握紧那根尾羽,将修长的羽杆生生折断,哑声道:“你不要,便毁了吧。”说罢,猛然翻身将辰子戚压在身下,一把扯开那纤薄的内衫。

    “丹漪!”辰子戚吓了一跳,试图挣扎,然而失了内力的身体没有任何力气,只能任凭摆布。

    “你以为我送你尾羽,只是儿戏吗?”丹漪将人困在双臂之间,咬牙切齿道,“你以为把羽毛还给我,我就不会死了吗?”

    手掌被死死攥着,紧紧贴在丹漪的胸口,辰子戚能感觉到那紧实的皮肉之下有力的心跳声。

    心死,人便不能活,同生共死,不是戏言。

    “丹漪……呜呜……”辰子戚忍不住哭起来,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提及这件事,他还是忍不住地掉眼泪。为了他放弃长长久久的生命,放弃千年难遇的神凤之体,真的值得吗?

    丹漪俯身,堵住他的嘴巴,不许他哭。两人抱在一起,激烈地吮吻啃咬,什么也不顾了。

    多宝阁上的小毛球,被剧烈的摇晃震醒,迷迷糊糊地伸出脑袋往下看。就见哥哥压着嫂子,一下比一下用力地挺动身体。嫂子似乎很难受,抑制不住地叫喊出声,在哥哥动得太快的时候,还会掉眼泪。

    “啾叽?”凤二小声叫了一句,不太明白这两人在做什么,在传承的记忆里搜寻,绯色的绒毛突然“轰”地变成了艳红色,蹦跳着钻回小窝里,把脑袋埋到翅膀底下,不敢再出声。

    床铺的晃动持续了很久很久,久到小毛球忍不住睡去,再睁眼,天光大亮。晃晃悠悠地站起身,凤二被晃得太久,走路都有些歪歪扭扭,一个不小心跌了下去,一头戳进了两个枕头的缝隙里。

    “叽!”小鸟头扎进枕头缝里,只露出一截毛茸茸的小屁屁,两只小爪在空中徒劳地蹬动。

    刚刚沐浴完,丹漪抱着光溜溜的辰子戚回到床上,就看到了弟弟那副蠢样子,也不理会,先把人塞进被窝里。

    许是饿了太久,两人昨夜都兴致极高,在合为一体的时候,辰子戚那内力干涸的身体忽然就得到了滋润,丹漪快耗尽的内力也得到了补充。两人越干越起劲,一不小心就折腾到了天亮。

    丹漪爬上床,靠着大迎枕半躺着,摸摸辰子戚的脸,“可还难受?”

    “不,不难受了……咦?”辰子戚捏捏自己的胳膊腿,摸摸脑袋,先前那种濒死的感觉竟然消失了,疼痛也减轻到可以忽略。

    “……”原本担心自己一时冲动会伤了戚戚的丹漪,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伸手把枕头缝里的弟弟□□,拿到手里蹭了蹭下巴。

    “叽!”小家伙终于得救,很是高兴,看到哥哥,立时张开嘴巴要吃的。

    丹漪随手从床头拿出一袋炒竹米,丢了几颗进鸟嘴。再转头看戚戚,疲累得已经睡着了,他便不再说话,专心喂小鸟。

    ……

    天地间再次响起了那悠扬悦耳的箫韶曲,辰子戚已经习惯了这个最近总是做的梦,看戏一般地随便捡了个石头坐着,等那一龙一凤现身。

    风云骤变,苍龙破云而来,立在高高扶桑树上的火凤立时冲了上去,与之纠缠。

    辰子戚蹭地一下站起来,今日的梦境与往日不同,那层水雾突然不见了,一切都变得清晰无比。苍龙那宛如宝石的青色鳞片,片片分明,纤长的胡须在风中极为缓慢地摆动。

    巨龙用蜿蜒的身体缠住凤凰,狰狞的大脑袋轻柔地蹭着那艳丽的冠羽。而后,辰子戚眼睁睁地看着,那布满细麟的腹部,突出了一根巨物,毫不怜惜地刺入了凤凰的身体。

    “啾——”一声长长的嘶鸣,凤凰在苍龙的缠绕中剧烈地挣动。

    ……

    梦中的人总是有些糊涂的,辰子戚莫名觉得巨龙是要杀死凤凰,一下就惊醒了!

    “戚戚?”丹漪感觉到身边人的颤抖,赶紧转头看他。

    “啾叽?”努力咽下一粒竹米,凤二也跟着问了一句。

    辰子戚看着丹漪,回想刚才的梦境,恍然顿悟。苍龙哪里是要杀死凤凰,那明明是在缠绵,一龙一凤,龙凤呈祥,那个姿势,与羊皮卷背面的图案如出一辙!

    “丹漪,我知道哪里出问题了,”辰子戚哭笑不得,“是我们练功的姿势不对。”

    “嗯?”

    重新打开羊皮卷,辰子戚红着脸指了指龙凤交缠的地方,“他们其实是在……嗯……”

    丹漪明白了,禁不住也红了脸。老不修的祖宗们,留下的竟是个双修功法。难怪之前丹夙说,他俩洞房互换内力的事在《箫韶》中有答案。

    找到了问题的根结,两人骤然松了口气,互相看了看,忍不住大笑起来。绝处逢生,啼笑皆非,便是二人此刻的心情。

    石头落地,辰子戚兴奋不已地扑上去,抱着丹漪狠狠地亲了一口:“老子不死了,老子要长生不老,快把定情信物还给我!你要是敢拿去送别人,把你拔成秃毛鸡!”

    丹漪面无表情地任他亲吻,从袖子里掏出那根折断的尾羽,化作红绳。红绳不再是个完整的圈,中间有个深深的断痕,无力地弯折着。

    “打个结就好了,”辰子戚有些心虚,夺过红绳绑在自己手腕上,用牙齿咬着一端绑了个死扣,抬头看丹漪,“我昨晚说的那个,你别当真。”

    “本座当真了。”丹漪眸色冰冷地说。

    “那……”辰子戚挠挠胸口,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哄生气的小红鸟,突然福至心灵,捂着胸口弯腰,“唔,我胸口疼!”

    丹漪心中一紧,赶紧抱住他,“怎么又疼了?”

    “可能是内力不足了吧,”辰子戚攀住丹漪的脖子耍赖,“要双修一下才能好。”

    “……”丹漪看着他,半晌,忍不住笑起来,将人打横抱起,抬脚往内室走去。

    凤二站在羊皮卷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傻愣愣地歪了歪脑袋。

    虽然找到了新的修炼法门,辰子戚身上的骨头还是会时不时地疼一下,每当这个时候,丹漪就会立时冲上来双修一番,以缓解疼痛。于是,吃饭的时候、玩耍的时候、在竹林里尿尿的时候……

    原本比较害臊,丹漪从不在寝宫以外的地方做这种事,现在慢慢习惯了,食髓知味,脸皮便厚了起来。

    就这么胡天胡地了一个月,丹家老爹还没有消息,弟弟继续睡在多宝格上,承受每天晚上的晃动。

    清晨,小毛球探出脑袋,发现床上空空的,但看到了哥哥的鸟头。毛茸茸的脑袋伸在被子外面,头顶的两根红色的小羽毛都给睡扁了。见有大人在,凤二又迷迷糊糊地回到窝里睡觉,睡着之前想着,嫂子去哪里了?

    丹漪觉得胸口有些闷,慢慢睁开眼,眼前的视线提醒他自己变成了鸟身。估计是昨晚睡得太舒服,忍不住变成鸟了。小红鸟打着哈欠伸个懒腰,却发现自己不能动了!

    有凉滑的东西正缠着自己的身体,小红鸟不由得炸起了毛,僵硬地转头。身边的戚戚不见了踪影,一只细细的长条形动物,绕了三圈盘在自己身上。细小的鳞片,在阳光下泛着蒙蒙青光,柔嫩的爪子按在胸口,一颗圆乎乎的小龙头,正靠在自己颈窝里吐着泡泡。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含桃170》,方便以后阅读含桃第170章 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含桃170并对含桃第170章 城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含桃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