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1.11

    这个魔修的反应让宁卿不由气势一滞,原本爽快的步伐也变得迟疑起来。

    按道理来说,作为魔修,这人的心理素质应该很好才对,怎么看都不像是能被两句难听话就气成这样的软蛋。哪怕宁卿可能真的戳到了他们的痛脚,他们也不至于就这样被嘴炮几句直接倒下了。

    物有反常必为妖,看到这人的动作,宁卿的第一反应就是其中有诈,于是刚刚的兴趣缺缺一下消失了,宁卿整个人都紧绷起来,十分谨慎地警惕着。

    但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这名魔修倒下之后,就再也没爬起来,口中艰难地“你、你”了两次,连个完整的句子也没能说出来,就脑袋一歪、眼睛一瞪,砰得一声炸开了。

    满天红红白白的液体迸溅而出,染红了这名魔修倒下的土地,也溅在另外一个魔修的身上,把呆愣在原地的人唤醒过来,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

    这声嘶力竭的尖叫连绵不绝,炸裂在宁卿的耳畔,震得人头脑发木,给宁卿带来了极大的困扰,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两步试图逃避宁波的攻击。但声音的速度显然要比宁卿的潜意识反应快,他还没有站稳身子,另外的那个魔修便也砰得一声从中间爆裂开来。

    又是一阵带着腥甜的血雨,这次虽然没有了尖叫声,可宁卿依然茫然,在这可以称之为真正腥风血雨的景象里,眼神愣愣地看着前方,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是好了。

    眨眼间,两个敌人全部死亡,宁卿却不知道这其中到底出现了些什么问题。

    他这个人本来就是嘴巴停不下来的类型,后来又得了《秘典》这样的功法,战斗中更是垃圾话一车连一车地翻滚,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战斗方式。现在要是让他和别人一样,集中精神沉默地战斗,他恐怕还适应不了呢。

    可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战斗中爱用语言干扰敌人有什么奇怪的,哪有凝神修士连这点风浪都经受不了的?

    能够在这样残酷的修真界活下来,哪个修士不是身经百战,已经习惯了各种各样的战斗风格?完全称得上百毒不侵,就算一两句话说得再难听,又怎么会让经历了无数年月的修士为之自爆?

    想想他的同门,那可没有谁因为他的几句话就反应这样激烈,说白了还是这种事情并不少见。天底下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喜欢这么做,魔修更是肆无忌惮口无遮拦,对战的时候口出狂言那才真正是常事。

    然而现在,却有两个魔修因为他的几句话在他眼前自爆了。

    宁卿第一次震惊到无言以对,或许还有一点茫然失措。他的脑子甚至一下子转不过来弯儿完全没有办法为眼前的情形找到合理的解释。

    他想要问宁渐,但是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不知道是过于紧张还是太过激动,竟然喉咙发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为什么”回荡在宁卿的脑海里,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很久,但实际上不过是一瞬罢了。

    在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自顾自发愣的时候,宁渐便已经现出元灵,悍然出手。

    一点剑光快若惊雷,顺着一个宁卿看不懂的轨迹奔出,在虚空中隐去。

    这一连串兔起鹘落的动作,惊醒了还在迷茫中的宁卿,终于让他能开口说出一句话:“为什么?”

    宁渐如何能不清楚宁卿呢?他知道他有很多事情想问,但眼下不是说话的时候,于是只淡淡答了一句:“虽是散修,却未必没有背景。”

    宁卿被这话一提醒,脑子这才开始转起弯儿来,当即想到了那名魔修的噬魂旗,脸色微微一变,立刻道:“你说得对,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得赶紧收拾收拾走!”

    宁卿这句说的可不是虚话,他说收拾收拾,那就真是收拾收拾。

    有一个由魔入道的剑灵,从某种方面来讲,宁卿其实是省了不少事的。比如说毁尸灭迹搜寻战利品什么的,根本不需要他出手,哪怕宁渐现在依然没有实体,也能把这件事情做得很完美。

    当然,其实有过很多这种经验的宁渐,动作要比宁卿迅速多了,三下五除二就把现场处理好,一点儿他们的痕迹都没留下,战利品自然也没落下半分,全部上交给了宁卿。

    而拿到战利品的宁卿,已经从刚刚的事情中回过神来,就算心头仍然有无数疑惑堆积着,也没影响到他继续思考,继续执行下一步的计划。

    “你刚刚是在斩断因果是吧?能保证短时间内不被人查到吗?”宁卿只要找回理智,那智商还是够用的,一下就猜出了宁渐刚刚举动的背后深意。

    宁渐有点儿被宁卿小看了,但是也不觉得有什么不爽,只点头答道:“题中之义罢了,必叫他们毫无头绪可寻。”

    宁渐言辞间都带着一股傲气,宁卿一听就知道他没有在说大话,心中一喜,微微弯了弯嘴角:“很好,那下面我们就可以开始‘不知所踪’了。”

    有了宁渐这样的专业人士在后面扫尾,宁卿一路匆匆忙忙也没有留下任何破绽。

    而随着那拥有噬魂旗的魔修本命灯熄灭,他背后的靠山在抓狂地寻找凶手的时候,御虚宗也受到了宁卿的来信,迅速派出了一队人马前往倾妖城,查证宁卿来信中所说的信息。

    宁卿不会上报假信息,他的感觉又向来比较准确,所以最后的结果也很显然,那位杨柳大妖并不能逃出御虚宗的手掌心。

    与此同时,知道了那魔修最后出现的地点是倾妖城,他背后的靠山也赶到倾妖城,满心怒火地打算把“罪魁祸首”找出来给那魔秀报仇,结果不出预料地遇到了御虚宗的人,也被顺手捉了起来。

    对着隔壁牢房嘤嘤哭泣、闹着要找自家男人的杨柳大妖,这倒霉蛋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反正他们魔修和道修一直不和,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到了对方的地盘上,谁被谁收拾了都不奇怪,就是甫一照面就被擒住有点丢脸,又被和个小白花妖修关在一起有点儿蛋疼。

    哎呀,我的妈呀!让他上刀山下油锅他都不怕,可是让他面对这样恼人的、连绵不断的哭包……我不知道投胎转世了没有的妈妈,请你带我走吧!

    倒霉蛋含着泪,望着牢房外的一小片天空,第一次觉得活在世界上也不是什么好事。

    而被杨柳大妖一直惦记着的男人,却在看到一个牌位的时候,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绝望的气息。

    站在他身边的秦泽神色淡漠,眼中无悲无喜,仿佛不是在面对一个关键的知情者:“如今,你却没话要说了么?”

    正大光明在宗门眼皮子底下把自己搞失踪的宁卿,却不想被他坑了的一群人一样苦大仇深,反而因为甩开了一个大□□烦而欢欣雀跃,就像一头脱了肛的野驴四处撒欢,就差没有日天日地了。

    可以,这很活泼。完全不觉得他家主子这样脱肛的浪法有什么不对,宁渐甚至暗暗点了点头,觉得宁卿这么快活还是挺不错的。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宁渐甚至觉得这样不用想东想西、每天算计来算计去的自家主子,在一阵脱了笼头的撒欢儿之后,整个人的气色都好了不少。

    果然出来走走还是有好处的,起码他家主子看着就健康了不少不是吗?还不用天天面对碍眼的叶浩渊和宁铮,这个点子硬是要得!

    你永远都不知道一个蛇经病,自由地犯起病来,会浪到什么样的程度;更没有办法去推测,在没有药的情况下,他们能作出什么样的奇思妙想来。

    反正宁渐是万万没有想到,宁卿在几天前,还对截杀他们的两个魔修自爆之事充满了震惊,因为弄不清原因整个人都有点掉智商,在浪了几天后,早就把这个问题抛在了脑后,反而一本正经地琢磨起换身份玩的事情。

    “其实这是我深思熟虑后的结果。”宁卿已经带着宁渐赶到下一个城池歇脚了,一边坐在房间的床上清点战利品,一边和宁渐解释着,“改头换面,更方便我们隐藏身份。”

    宁渐面无表情:“师兄以前易容便是改头换面。”

    “以前那叫无中生有,随便易个容虚构个假身份,是很容易被人看出来的。”宁卿辩解道,“就算现在再折腾一个身份,有背景有经历什么的,只要是假的,就很容易被看出破。”

    宁渐还是面无表情:“鸠占鹊巢也未必没有缺陷。”

    宁卿还在努力说服宁渐:“只要找到了合适的身份,那必然是事半功倍不是吗?只要操作得好,真身份比假身份更容易取信于人。”

    宁渐仍旧面无表情,巍然不动,眼神却落在宁卿那数量庞大的战利品上,意思万分明显:“那若是没有找到合适的身份?”

    宁卿脸皮厚得堪比铜墙铁壁,一点儿都没有感觉到宁渐这种讽刺有什么杀伤力,甚至扬起了一个灿烂的微笑:“实验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们当然要多多试验啦~”

    万般无赖隐藏在一个轻挑的尾音之中,明明是在好好的讲道理,可听到这最后一声宛若呢喃的语气词,一波三折的音调还是让宁渐浑身酥麻。

    明明没有实体,可是一阵颤栗自胸口升起,眨眼间便蔓延至全身,宁渐就这样呆在原地,僵硬得仿佛一尊木雕。

    许久,许久,才回过神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界第一名嘴203》,方便以后阅读修真界第一名嘴第二百零三章 1.1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界第一名嘴203并对修真界第一名嘴第二百零三章 1.11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修真界第一名嘴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