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尾声

    苏竹漪像是调戏良家妇女的恶霸。

    她如火的红裙撩到腰际,层层叠叠的裙摆遮了腰臀,但腿却是遮不住了。

    两条笔直白皙的大长腿明晃晃的晃得人眼晕。她跪坐在那,一手捏着秦江澜的下巴,一手从他衣襟领口伸进去,在他锁骨处摸了几下后又道:“还记不记得,你之前有多老?”

    “我跟你说,你脸上长满了皱褶,那皱纹深得哟,蚂蚁丢进去都爬不出来。”

    可就是那张老掉牙的脸,她都看了那么久,日复一日地看,也没觉得厌。

    她现在的修为,跟上辈子的秦江澜差不多,情蛊的影响,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日复一日的比剑当中,已经彻底消磨了。

    现在的她,并没有那种空落落的感觉,她有心,也有情,有爱,也有怨。

    她从未想过飞升。

    凡间无限好,为何要飞升成仙。

    无欲无求她做不到,众生平等她更做不到。

    在她眼里,喜欢的就能宠上天,讨厌的就能一巴掌打死,喜欢的犯错了她也纵容,陌生人就算是对的,她看不顺眼也能出手教训,就是这么任性,这么张扬。

    眨了眨眼睛,苏竹漪伸手指着自己的脸颊,“你再看我,是不是还是那么美。”

    接着,那玉指又指着秦江澜的胸口,连戳了好几下才道:“所以吃亏的是我,不是你。”

    清风诀施展出来,将秦江澜从头到尾洗刷刷了一遍,手剥了他的上衣,顷刻间就剥了个光洁溜溜的,她嬉笑一声,双手环在了他肩膀处,身子也凑近了些,在他耳畔轻声道:“怎么一动不动?是不能动,还是不敢动?”

    说话的时候,还伸出小舌头,舔了舔他的耳垂。

    轻轻含着吮丨吸两下,口鼻呼出的热气,把他耳朵都烫红了,全身的血液也随之沸腾,那火苗子悉数往身下某处涌去,叫他有些难以自控了。

    被子很薄,苏竹漪又时刻关注着秦江澜的身体状况,她自然看到薄被上的异常,笑得分外的妩媚。

    “老神仙,不能近女色?”

    她挺了挺胸,胸口都快蹭到秦江澜脸了,一副得意的模样,“破了色戒会如何?”手慢慢下滑,隔着被子揉了两下,眼睛笑得眯起来,狡黠如狐。

    秦江澜哑然失笑。她一来就用威压制住了他,他根本动不了好么,否则的话,哪里会由得她这么张狂,在他身上扭来扭去,就是不办正事。

    他知道,她心里头还是很不痛快。

    所以,她来给他找不痛快了。

    “我没有成仙。”秦江澜道。

    “那只是骗了天道,求的一线生机。”他现在还是很虚弱,至少修为不如苏竹漪,若她一直这么压制着他,他就真的从头到尾都不能动了。

    若真是躺着享受也罢,偏偏,她存了心思要捉弄他。若不说清楚,只怕他日子会很难过。

    这女妖精以前可是血罗门里头的高手,会的手段不要太多。

    “哦?”苏竹漪坐正了身子,她解开了束发的丝带,又把头发上的发簪取下,让一头青丝如瀑般自然滑落,接着才微扬下巴,示意他继续说。

    肌肤似雪。

    乌发如云。

    红裙似火。

    那火烧到他心头,让他语速变得急促,声音也沙哑了许多。

    “我以身祭镜,让时光倒流,本不该存于天地间,因为你记得我,所以我一直在,没有被流光镜吞噬抹去,而是渐渐开始掌控它,跟它合作。我们都以为流光镜原身的魂魄已经完全碎了,但即便是碎了,初心还在。”

    让流光镜成为逆天神器的初心还在。

    “你遇到危险,我强行出来救你,那时候已经让流光镜沾了戾气,若非后来转生池里得了好处,我和流光镜或许都坚持不到后来。”

    他原本有机会成为流光镜的主人,只是为了提前出来,就失去了成为主人的机会,依旧是个祭品。

    “然我心魔太重,执念太深,转生池的洗涤只能缓解一时,情蛊的出现,就像是埋在我心中的刺,让我变得更加偏执和疯狂,好在轮回道即将成功,为了保住轮回道和流光镜,我索性封印了自己,将自己剖成了两半,相当于元婴后期能修的一门法术,分丨身之术。”

    “一个陪着你,一个坐镇流光镜。只是陪着你的越来越强大,而真正的本尊,反而越来越弱小。”

    修士的分丨身之术苏竹漪知道,就是给自己炼制一具身体,用神识操控,办事方便。不过分丨身都会比本尊弱,而分丨身受伤本体也会跟着受伤,所以炼制分丨身吃力不讨好,一般来说没人愿意干。特别是若是有心魔,心魔□□反噬主人,那就惨了。

    修道之人谁没点儿心结,产生心魔也正常不过,只要能克制就问题不大,但一旦炼制分丨身让心魔钻了空子,后果就难以想象。

    “苗麝十七死的时候,我在建木之树陨落的地方,就是那座坑里,想要找到它的残魂。”

    “他死了,你哭了,我疯了。”

    “分丨身本体都是我,只不过一个理智一些,一个则疯狂一些,若我一旦彻底疯魔,流光镜就会堕落成魔器,轮回道不复存在,而你这天道异数,也会被抹去。我们此前所做的一切,俱都白费。”

    “在我尚有一丝理智之时,建木之树的残魂出现了,教给了我一个瞒天过海的方法。关系到你的生死,所以我听进去了。”

    建木之树陨落了,可它还有残留的意志,它记得流沙河。

    它还记得保护流沙河。

    他不再控制自己的情绪,让心魔彻底滋生壮大,斩亲人,斩师门,斩无辜百姓,斩徒弟,天下众生死活皆不顾,眼里只剩下了苏竹漪一个。

    在那一瞬间,建木之树的残魂涌入他体内,帮助他本尊保持住一线清醒,冲击修为境界,迎来天劫。他赌的就是那一瞬间,赢得就是一线生机。

    本尊在流光镜里,他渡劫,就像是流光镜在渡劫。也正是渡劫时汹涌的灵气,把苏竹漪肚子里的息壤给吸引了过去。

    他赌成功了。

    息壤进入流光镜中,轮回道便已然成型。

    “我不是渡劫成仙,只是利用了那一瞬间的假象,吸引息壤入内,让流光镜成为神器。”

    “天道也不是那么好骗的,我钻了空子,那时候确实有一种顿悟,欲乘风而去。”结果就骗过了天道,也骗过了真灵界的芸芸众生,骗过了青河洛樱,让他们都以为他斩断心魔,羽化升仙。

    “可你也知道,我是假冒的,哪里真的成仙。若真的成仙,哪怕是在荒芜之地,也能用他的神念,开辟出一个仙界来。”

    然而他没有。

    天上也没有仙界。当初的真灵界,早就被流光镜给吞了,如今已成了轮回道的一部分,他现在上去,只能去到那毫无灵气的天罚禁地。

    “我几乎所有的力量,都在那具分丨身上。分丨身被雷劈散了,本体也受了重创。”

    “天罚之地没有灵气什么都没有,我身上有伤一动不能动,只能坐在那里。”

    等你,或者等死。其实他没想到她真的会来,所以才会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他轻笑一声,“等到你了。”

    苏竹漪愣愣地问了一句,“若是我不来呢?”

    秦江澜微垂眼睑,“不来说明你忘了我,命运已经改变,你不用时刻握着替身草人,担心被天道抹除,会过得很好。”

    他所求的,不就是她能过得恣意潇洒么。

    “你都把镜子留下来了,为何不跟我说一句?”

    当时为了瞒过天道,他不可能说这些,也没时间说这些。陪在苏竹漪身边的,是理智全失眼里心里都只剩下她的心魔,更不可能说这些了。

    秦江澜却是摇了摇头,“流光镜是神器,我也不是它的主人,我留不下它。”

    那是谁留下它的?

    苏竹漪眼前浮现了那个坐在建木之树上的少女,她喃喃道:“是流沙河。”

    若她不去,或者说若她去得太晚,想到这里,苏竹漪就浑身发寒。她身子软绵绵的都没什么力气了,对秦江澜的威压也不知不觉地撤了去,这会儿瘫在他怀里,只觉得一阵后怕。

    是不是她天天把流光镜又摔又打,所以流光镜才什么都不告诉她?

    她猜不透那镜子的想法,只觉得心中惶恐不安,身子都有些瑟瑟发抖了。手紧紧揪着被子一角,苏竹漪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

    不知何时,一只手已经穿过她的腰,将她轻轻揽住。

    另一只手则是划过她的领口,钻进了肚兜里,停在她胸前。

    耳边传来他暗哑低沉的嗓音,“竹漪。”

    “嗯?”

    “我能动了么。”虽是在问,手却已经不老实地轻揉慢捻了起来,被子也被他一把掀开,把人直接塞到了被子底下,去除了那层屏障,给他贴身挨在了一起。

    她仰面躺在他怀里。

    他的手伸在她的衣服里。

    他低头亲吻她的额头脸颊,而她则仰头去迎合他的吻。

    好似怎么都亲不够,黏在一起便不愿分开,身体仿佛着了火,滚烫得吓人。情潮汹涌,让理智全无,对外界更是一无所知,眼里心里都只有他了。

    肚兜什么时候解开的都完全不知道,可她却清楚地记得要扒掉他裤子。

    正难舍难分之际,屋外传来一声惊呼。

    苏竹漪没关窗户。

    这会儿,小葫芦正端着一盘果子站在窗外,她杵在原地,看傻了。

    小骷髅连忙用手捂住她的眼睛,“别看了,快走。”

    “师父在做什么呀?”小葫芦眼睛眨了眨,她眼睛被捂得太严实了,压根儿什么都看不见,“师父是不是不舒服,刚刚像条蛇在那扭,她还犟着脖子呢。”

    一边说一边比划,小葫芦如今身子长开了,腰是腰,臀是臀,扭来扭去的,别说还挺曼妙。

    小骷髅:“……”

    别扭了,我眼睛疼。

    别说了,再说你要被打死了。

    他原本只是捂住了小葫芦的眼睛,现在,还得捂上她的嘴。

    睫毛轻拂他的掌心,温热的唇不安分地一开一合,似还要说话,那触感让小骷髅都面红耳赤,声音都低沉了一些,“走了先,待会再说。”

    等带着小葫芦走远,他才松了口气。

    偏偏小葫芦依旧不依不饶地问,“师父在做什么呀?”

    “在跟喜欢的人做想做的事情。”挠头想了半天,小骷髅终于想到了词。“听说小宝宝就是这么来的。”

    “那我们也去做吧。”小葫芦一脸娇憨,天真烂漫。

    小骷髅登时闹了个大红脸。

    “咳咳,以后,以后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从善169》,方便以后阅读从善第169章 尾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从善169并对从善第169章 尾声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从善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