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8.第1078章

    瞬时间,御放投入谷乘风老人和年羹强的怀中。

    一时之间,沐筱萝竟无语凝噎,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可御放曾经是夜倾宴的细作,单单凭借这一层面上,任凭是谁,也无法刮离开这个关系吧。

    御放倒腾在他们两人的怀中,极为伤心得哭泣,他私底下眸子不怀好意得往沐筱萝这里瞧着,似乎极为警觉筱萝皇后的一举一动。

    沐筱萝可看在眼底呢,藏在袖子的手指头狠狠对掐着,恨不得飞扑上去,要了御放的性命!

    深深得瞧了沐筱萝一眼,此刻的赫连皇陛下并没有作出任何的表态,不过筱萝心中是如何想的,赫连皇陛下的心中也是如何想。

    用大手摸了一下御放的虎头,谷乘风老人躬着身子,满是凄怆道,“还请皇上皇后娘娘放了御放吧,若不是他懂得凫水,御放早就淹死了,还望皇上娘娘——”

    话都说到了这份子上面,沐筱萝也是看在谷乘风恩师的脸上才会心生不忍,御放有错,可是恩师无罪呀!

    “恩师~”沐筱萝颤声道。

    赫连皓澈剑眉一扬,恍若闲云野鹤一般端详着此间的情景,仿佛这件事跟他没有丝毫的关系。

    也是,在这个时候将自身置之度外,说不定不会对不起谷恩师了。

    “要不老朽给陛下娘娘磕头了……”谷乘风恩师话刚刚说完,他就要做出一番双膝跪地的动作。

    赫连皓澈难能让谷乘风老人真的下跪,连忙飞身去拦住他,牵拉他的手腕,焦急道,“谷恩师何至于此呀?”

    “谷恩师在上,怎么好让您下跪,快快起来,我们万万受不起。”沐筱萝极为焦急得道。

    在大陵帝国尊师重道乃是治国之本,如果赫连皇陛下与自己没有好好得尊敬恩师他老人家,日后他们两个如何面对天下万民呢。

    “如果陛下娘娘真的怜悯老朽,就放了这个可怜的孩子吧。”谷乘风恩师的声音接近嘶哑,还有年羹强将军也是一脸的垂泪,唯独埋伏在他们二人怀中的御放,这个非同寻常的小孩子的面色极为古怪。

    看着御放,沐筱萝强行下心中的怒火,她还能怎么样,谷乘风都快要给自己下跪了,陛下与她可无法背负欺师灭祖的骂名,这可是遗臭千年的骂名。

    “好吧,朕答应你们就是了。”说到底,赫连皓澈还是极为无奈得说下这句话,毕竟谁让谷恩师从小为他耗费千辛万苦炼制药浴给他擦洗身子,他能够有几天完全是谷乘风所赐予的。

    人,当饮水思源,而沐筱萝前世更是接受过谷乘风老人的馈赠,再怎么样也不能够寒了老人的心。

    渐渐的,赫连皓澈和沐筱萝目光不舍得看着谷乘风,年羹强将军带着小御放离开。

    趁着他们还没有走远,赫连皓澈双瞳之中冷凝着一丝光芒,“谷恩师,年将军,你们能保证御放他不会做出背叛我大陵的事情吗?”

    “皇上所说不错,你们可以保证么?”沐筱萝唇舌透着一股料峭,那深深的寒意就好比初冬提前抵达了大陵皇宫内外。

    谷乘风缓缓得别过头来,重重得点头道,“老朽以生命保证!御放断然不会做出危害大陵的事情。如果有一天,老朽真的发现御放做出伤害大陵的事情,老朽第一个会杀了他!”

    “是呀,皇上,皇后娘娘你们放心好了!”脸羹强将军的眸光飞上了一池坚毅的目光,这抹坚毅的目光饶是平日里都无法轻易得看到。

    见赫连皇不语,沐筱萝点点头道,“好,若是他日,御放有异心,休怪陛下和本宫心狠手辣,我们这也是迫不得已,为了保卫大陵,我们已经牺牲了太多太多,如果可以牺牲一御放换取天底下百姓们的齐全,我沐筱萝绝不会皱一下眉头,断然也要取他的首级!”

    这是警告之语,也是沐筱萝对御放的最后一次告诫,如果御放违背了,沐筱萝便不会让他长留在这个世上。

    “傻孩子,还不快谢谢皇上皇后。”谷乘风老人重重拍了一下御放的脑壳儿。

    御放不甘心得垂下头去,嘴唇就那样杵着,水汪汪如同天上碧月的眼瞳瞪了个滚圆,冰冰凉凉得道,“谢皇上,谢皇后娘娘。”

    见御放说的不卑不亢,沐筱萝也实在揪不出他的缺点,嘴唇闪烁过一丝阴狠的味道,“谢字倒是不必,他日若是违背了,自然有你的好下场!”

    这句话任凭是一个平凡的大人听了,也会瞬时间坠入谷底的,更何况是一个身体才五岁心真正心理年龄九岁的孩童?

    终究,御放受到了沐筱萝狠辣的告诫目光,他倒是有几分畏惧了,声音孱孱弱弱又带有几丝的生冷,“知道了,知道了,不敢,绝对不敢。”

    至于他是真的不敢还是假的不敢,沐筱萝也懒得去深究了,事情还没有发生之前,一切都是极有可能的。

    这一次,谷乘风,年羹强终于消失在赫连皇帝后的眼帘楚围。

    沐筱萝玉手一扬,屏退了众人,眸光如月色一般流淌过赫连皇陛下的锦绣龙袍,“陛下,你以为呢,御放这个小子到底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真假参半吧。”赫连皓澈想了想,而后眸光掠过御河上的如雲波光,拉起筱萝皇后的手,道,“梓潼,这些日子,你操了太多的心,也该放松放松了,你看看以往还说朕总是皱眉呢,你看看你自己。却是这般……”

    “好了,陛下,还有宫娥内侍们远远看着我们呢。”沐筱萝娇羞一笑,毕竟赫连皇陛下适才给自己那样亲昵的动作,只适合在闺中,怎么可能好拿在青天白日的当空之下呢?

    赫连皓澈笑而不语,他拉着沐筱萝的手,一同往椒房殿去了。

    ……

    大陵京都。年将军府邸。

    御放一人坐在后花园的小石凳子上方,身旁摆放了二七个被他咬了一口然后又扔掉的红苹果,大大的缺口就好像被猫给吃了一般。

    将军府邸里的丫鬟家丁们看到了如此一幕,只能敬而远之了。

    因为有一个穿墨裳的丫鬟婢子特意给御放小少爷送来了苹果,御放小少爷说送来的苹果不够甜,狠狠甩了婢子一巴掌。

    虽然说是一个小孩子的一巴掌,可是御放哪里是平凡普通的小孩子,若是真的就好了,可他明明不是,他体内隐藏着轻功和内力,这么一巴掌,直接就把墨裳婢子的牙齿一整排打掉了,现在这个可怜的小婢子正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哭啼呢。

    年羹强失去了妻子和儿子,他竟然鬼使神差的将眼前的御放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庭春,还源源不断投入无限的父爱。

    也许父爱太过浓烈了,御放他终于受不了了。

    “孩子,怎么还呆在这里,快回房吧,这里风大。义父吩咐了厨房给你做最爱吃的口水鸡,你一定会很喜欢吃的。”

    年羹强换上了一件家居长袍,繁复锦绣暗纹滚边袖,挥洒之间,竟然有江湖风流公子的气魄,只可惜,脸羹强的右眼珠子当日在北海山巅活活抠瞎了,一道长长的疮疤横贯着他的脸部,使他看起来宛如地狱的恶鬼一般。

    年羹强曾经也是风流倜傥的一个好男儿,如今却落得这般模样。他痛恨夜倾宴没有错,可是对于御放,他自打第一眼看到御放开始,就觉得这个孩子与自己亲切无比,他舍不得御放死,就干脆把他放养在将军府邸,没有想到这一次,赫连皇和皇后二人竟忽然提起御放的事,不过也怪御放他竟然瞒着自己偷偷进宫,还在通往椒房殿的曲拱桥上顶部放了香蕉皮,这无疑是要陷害筱萝皇后。

    令年羹强想来不甚嘘嘘,他走过来,对御放嘘寒问暖的,可是御放却充耳不闻,见他一走过来,御放他直接背过身子,连搭理一声都不愿意。

    这是直接把年羹强给忽略的架势。

    “孩子,看看这是什么?”年羹强苦口婆心得道,“义父知道你还在为被皇上皇后苛责的事情耿耿于怀,你上次不是跟我说如果有一个水晶琉璃球天天放在手心里把玩就太好了吗?偌,看看这是什么?”

    御放的双瞳终于绽放着光滑,“水晶琉璃球?”这可是他最为心爱的玩具,之前在北海山巅的时候,因为太乱,所以就不知道把原本的那一颗水晶琉璃球丢哪里去,而眼前的这一颗,不论是光泽还是透明度都是极为喜人的。

    看着御放终于接过了水晶琉璃球,年羹强脸上也浮现了笑容,曾几何时,他的亲生儿子年庭春笑起来的时候,也是如同御放这般灿烂,看着御放,他仿佛也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尤在生一般,情动了深处,年羹强不禁眸泪纵横。

    年羹强哽咽着,“孩子,以后可万万不能够再对皇上和皇后不利,知道吗?这一次多亏是你的干爷爷他百般求情,若不然,没有人可以保你。”

    “哼。我告诉你们。我不稀罕!”御放仿佛魔怔了一般,将手中极为难得的水晶琉璃球重重摔在地上,裂解成了无数白色花瓣,这可是价值千金之物,而小小年纪的御放小少爷一摔,就把千金给摔没了,围观不敢出声的下人们心中无不感慨万千,这水晶琉璃球若是完好无缺拿到外面卖了,最少可以买八百亩的良田了,可以买一个好老婆,安安生生得在乡下过一辈子幸福的日子。

    “御放你——”年羹强脸上唯独的一颗左眼滚突突得凝望着御放小小的背影,他根本捉摸不透这个小孩子的心里头到底在想什么。

    小御放跑出府外,这里是一片极为稠密的林荫小道上,此地名唤玄武道,四通八达,可以抵达距离京都最为遥远的乡下偏僻土壤,可以抵临诸国。

    小御放两只手抱着膝盖,眼泪簌簌得流下来,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小御放,他原本一直与夜倾宴私底下的书信往来,就是为了有一天可以倾覆大陵国祚,帮助夜倾宴实现大华皇朝的复兴。

    谷乘风干爷爷,年羹强义父对他愈好,这小御放的心里头愈发是愧疚,他知道自己这样,夜倾宴他一定会生气的,又或者下一次见到自己的时候,一定会把自己给杀了。

    可是,小御放的心终究过不了自己这关,若不然,他也不会把年羹强义父送给自己的水晶琉璃球狠狠摔到地上,就是不希望年羹强继续对他这么好,小御害怕,长久以往,他无法完成夜倾宴交予他的任务,到时候横竖都是一个死字。

    远处的沙尘随着一辆朴实无华的马车滚滚而来,小御放被侵袭了一脸的沙尘,他站起来,叫骂几声,马车在他的身畔骤然戛然而止。

    御放只是听到马车之内极为久别重逢的声音,“御放,呆在这里做什么?你现在不是更应该呆在将军府邸吗?”

    “干娘……我……”御放心中大动,唇齿微微颤抖着,怎么沐若雪干娘竟然这个时候来了。

    她不是毁容了么?不对,她不是双眼瞎了吗?怎么可能?

    就在御放极为困扰个不行的时候,马车内的那个妇人轻轻一撩起车帘子,虽然她玉面上挂着面纱,可是面纱上的那一对璀璨明眸,御放都惊呆了,这……

    沐若雪是不可能告诉御放,她脸上这两对眼珠子是从一个二岁的小女孩的身上剜来,眸光如水得凝着御放,“你在发什么愣,还不快帮干娘我在京都之中找一个下榻之所。”

    “御放该死,御放根本不知道干娘您会来。”御放他真的是懵到了。

    沐若雪这一次来,她是偷偷的来的,根本没有预先知会夜倾宴的,更没有想到竟然会在半路遇到御放。看着御放满脸的狐疑,“你还有什么想问的?”

    “干娘,如今这属于大陵京都的境内,到处都是赫连皇与筱萝皇后的势力楚围,难道你就不怕他们前来报复你么?”

    御放他这个倒是真的为沐若雪担忧呢。

    沐若雪幽幽一笑,“你这个孩子,好了,等我们找到一个下榻地方,再好好说道说道。不可对外人说我回来了,知道吗?”

    “知道了,干娘。”御放点如倒蒜。

    是夜,夜朗星稀。

    大陵京都西北城蔡府。

    这个蔡府原本是一家没落的员外住所,也不知道是何原因,蔡家没落了,举家迁徙往外地,也不知道沐若雪是如何在第一时间很快联系了这个卖家,并且把这座宅子买了下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1078》,方便以后阅读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1078.第1078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1078并对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1078.第1078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1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