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6章 翻云覆雨(下)

    魏国,大梁,王宫。

    偌大的宫殿之内,却只点了几盏灯火,使得视线极为灰暗。

    “奴才高力士拜见大王。”一名高高瘦瘦,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佝偻着身子亦步亦趋的跪在了王座之前。

    “高力士,你可知罪?”一身蟒袍,虎背熊腰的魏王面皮上看却不过而立之年,面色枣红,一把及胸的美髯,分外的惹眼,久在高位的威严让那自称高力士的汉子身子不敢抬头与其对视。

    “奴才……奴才不知,还望大王赐教。”常年跟随在魏王的身边,作为内侍十二监之一的掌印太监,高力士对面前的这位主子实在太熟悉了,只是从他问罪的口气看,心就不由的提了起来。

    “数年前,褒允郡主遭劫,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这狗奴才是不是该给寡人一个交代。”魏王看也不看脚下瑟瑟发抖的高力士,目光阴冷道。

    “啊!!!”高力士差点没有失声叫出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都过去这么多年了,魏王竟然会旧事重提。

    当年,传国公府突然走水,好不容易将大火扑灭,却不料走失了褒允郡主。要知道,就在事发不久前,魏王才刚刚下旨,要迎娶褒允郡主,甚至许以王后之位。

    如此种种,这又如何不引得整个大梁城的重视,甚至还特意拉来了魏武卒,封锁全城,寻找褒允的下落,而高力士赫然是当时的主事之人。

    高力士能够升为内侍十二监之一的掌印太监,其手段自然是极为高明的,在其缜密的调派下,手下很快就找到了嫌疑人,可谁知,贼子剑法极为高明,竟然在重重围困下走脱了。

    事后,魏王大怒,要不是看在高力士的忠心,怕是早就斩首示众了。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寻找褒允郡主下落的案子,最终还是落在了他的手中。

    高力士接到这个案子后,哪敢不尽心,只可惜,那贼子自从他手中逃脱之后,就再也难寻踪迹,慢慢的就拖了下来。

    高力士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魏王想必已经渐渐的忘怀,谁知今天又再一次的提及,当真是吓的他胆战心惊。

    “哑巴了?回话!!”眼见高力士一时无语,魏王大怒,狠狠的一脚就踹了过去。

    高力士哪敢抵抗,直接被踹出了数丈开外,也顾不得胸腹的疼痛,赶紧再次爬了回来。

    “大王,奴才无能,还望大王恕罪。”

    “哼,没用的狗奴才,你给寡人看看这个。”发泄过后,魏王怒气稍歇,将手中的一纸书信扔了过去。

    高力士急忙将书信捡了起来,一看之下,那白皙的瘦脸立时布满了愁云。

    “秦国密信结盟,暗许大王十万秦弩,帮其攻伐楚国?这等军国大事,大王不应该给奴才看的。”高力士明知故问道。

    “好一个狗奴才,竟还敢在寡人面前装疯卖傻……看看后面写的什么!!!!”魏王大怒,正欲抬脚再踹,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高力士吓得脸色惨白,忙不迭的低下头去,装出继续读信的样子,口中还念念有词,“为表诚意,除了十万秦弩之外,特献上我国探子发来的情报……褒允郡主竟然被劫持到了楚国,而且成为楚国传世公府的主母?!这、这……”

    “嗯?”魏王眼见高力士诚惶诚恐的样子,冷哼了一声。

    “大王,奴才该死,奴才该死,竟然让褒允郡主受此侮辱。奴才、奴才这就派人偷偷潜入楚国,不仅将褒允郡主救回来,定要杀的那传世公府鸡犬不留。”高力士深知此时自己纵然有千万张嘴也说不清,为了保命,也顾不得其他了,先将大话说了出来。

    只可惜,魏王却是沉默不语,让人猜不出他心中所想。

    “高力士,最近这春秋之洲的形势,你应该有所了解吧?”魏王突然话题一转道,语气倒是缓和了许多。

    “奴才确实听到了一些风声,只怪奴才是残破之躯,不能为大王分忧。”高力士立即奉上忠心。

    “先是秦楚结盟,只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就灭掉了汉国。紧接着借用谈判掩饰,又分兵突袭,攻占新郑,迫使韩国称臣。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在秦国如此大的手臂之时,谁能够想到,那刚刚复国的燕国竟然也暗地里投效了楚国,集中全国之兵交给秦大将军蒙恬,自北而出,直击空虚的齐国。使得攻入秦国的百万齐军首尾难顾,最终不得不放弃大好的形势,班师回朝,却有被白起纠缠,双方最终在泾阳发动决战。孙武乃是一代军神,谁又能够想到,在率领八十万大军的情况下,竟然打败给了只有十万秦军的白起,只怕用不了多久,霸主齐国就要步那汉国后尘了。”魏王先是感叹连连的陈述了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大事,作为一国之君,而且还是个野心勃勃的君王,又如何不羡慕呢。

    “这封来自秦国世子政的亲笔书信你也看到了,无非就是结盟一事。只要寡人能够出兵攻伐楚国,这世子政可是大方的很呐。不仅给十万秦弩,更是许诺共分天下,其野心可谓昭然若揭,你觉得寡人该不该同意呢?”魏王雄壮的体魄自王座上挺身而起,一脸的深沉。

    “这……这,奴才才疏学浅,实在拿不出主意。大王可传召文武百官商议才是正途。”高力士哪敢胡乱说,且不说他内监的身份,即便拥有统军的权利,也不敢多说,实在是这事的重要程度,已经顶破了天了。

    最近这段时间,秦国接连的动作,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其勃勃的野心,仅仅四分汉国疆土怕是远远难以满足它的胃口啊。

    “嗯……”魏王沉默了稍许,最终还是认可了高力士的话,“你去传旨吧,召令尹张仪以及大将军庞涓觐见吧。”

    “等等……一会,你这狗奴才也一起过来。”不等高力士离开,魏王突然又补充道。

    目送高力士离开,重新坐到王座的魏王,表情却是变得坚毅起来。

    事实上,在接到这份秘信之后,魏王就已经动心了。

    赵魏韩三国原本就是同属一脉,是自前朝晋国分裂而来。原本的晋国,不论国力还是军力无一不堪比霸主齐国,只可惜,一场夺嫡之争,使得王室最终分裂,一家变成了三家。

    作为原晋国的子孙,生来就有着勃勃野心的魏王最大的梦想便是能够一统赵魏韩,重现晋国的风光。

    其实何止是他,自三国分裂开始,彼此间就从未停止过攻伐,都想着能够完成大一统,却因为种种原因,直到现在也没有得逞。

    现在好了,韩国突然被秦军攻破,俯首称臣,在这种形势下,魏国再想动刀兵却是更加的难上加难了。

    见识了秦军兵锋,魏王哪怕再如何的不甘,也不敢妄动干戈,哪怕他麾下有数万称雄天下的魏武卒。

    不仅是魏国,只怕此时的赵国也是如此的绝望吧。

    韩国夹在两家中间,军力也是最弱的,能够存在至今,靠的就是左右逢源,使得赵、魏两国彼此忌惮,不敢轻易用兵,现在韩国向秦国称臣,自然会受其庇护,要知道,那章邯麾下的六万秦军可就驻扎在新郑呢。

    就是在这样的情势下,秦世子的一纸书信,对于魏王而言,无异于是雪中送炭,不仅给了两分天下的承诺以及十万秦弩的好处,甚至还给他找到了出兵伐楚的借口。

    “褒允……楚国传世公府……嘿嘿,却不知你楚国能否挡得下寡人数万魏武卒呢?”

    ……

    数日后。

    楚国,即墨城。

    “学生苏秦,见过先生。”依然是那座隐蔽的小院,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整顿后,苏秦终于秘密的登门拜访。

    “坐吧。”展白微微一笑,苏秦不同于他人,所以展白一向表现的都极为温和。

    “政务处理的如何了?”待苏秦就坐,展白开口问道。

    “先生高抬了,学生还有自知之明,军务上或许还有些心得,这政务上早就交接给了赶来的右令尹陈轸。”苏秦苦笑的摇了摇头。

    “哦,陈轸来了?”展白一愣,此事他还真的不知道。

    “今天刚到,以防万一,陈轸此来颇为隐秘,学生也是见面了才知道的。”苏秦淡淡的回道。

    汉国虽然在秦楚两军的联合打击下灭亡了,但之前为了兵贵神速,双方在沿途的进攻路线上的城池,都是攻而不占,虽然杀了不少的汉军,但也留下了很多地方上的汉国余孽。大势之下,这些地方上的余孽,投降者有之,但也不凡反抗之辈,又知自身实力不济,最终逃入山林,落草为寇,导致匪患重生。

    陈轸此来,为防刺杀,自然要对行程进行严格的保密了。

    展白稍微一想,便已经了然。

    “听说芈隽要走?”展白突然话题一转道。

    “不错,大王确实有此意,此次攻楚,几乎调动了楚国所有的精锐,导致楚国内部空虚。好在一路之上,大捷连连,才使得朝堂之内,无人敢乱动。可国不可一日无君,大王若是再不回去,难免会让某些人生出别样的心思。”苏秦并没有隐瞒。

    至于芈隽的归期,苏秦没有说,不是不相信展白,而是他自己也不知道。

    “你会跟着一起走么?”展白突然问道。

    苏秦摇了摇头,“汉国六分疆土刚刚占领,想要真正将其吞并,却并非一朝一夕。大王念此,特意将学生留了下来,整顿军务,或者招安,或者围剿,总要还原汉国疆土一片安宁。”

    就在两人问对之时,房门突然被猛地推开。

    “何事?”眼见进来的魅蝎,神色焦虑,展白不由的皱了皱眉。

    “先生,大事不好了。”魅蝎也顾不上有苏秦在场,也由此可见她此时的焦心。

    “先生既然有事,学生先行告退。”苏秦倒也有很眼力,说完,就要起身告辞。

    “不用,你我之间,倒也用不着遮遮掩掩。”展白摇了摇头,才转身对魅蝎开口道,“说吧,什么事情?”

    “先生,据从魏国传来的消息。原本驻扎在魏韩边界的魏军有大规模的调动,不仅如此,分布在魏国各地的魏武卒大小军将也在一夜间消失了。”魅蝎开口道。

    “你确定是魏韩边界的魏军?”展白两眉之间,立即就纠结出了一个大大的“川”字。

    “不错,这个消息来自魏韩边界的所有兵城,几乎都十去其六,同时,让人奇怪的是韩国的边军也退避三舍。好像一夜之间,韩魏之间已经摒弃前嫌了一般。”魅蝎解释道。

    “还有其他消息么?”展白似乎预料到了什么。

    魅蝎点头,看了苏秦一眼后,最终走到了展白的身旁,附耳悄声说了些什么。

    “久不问事的魏国传国公突然接到了将军依仗?”听到魅蝎的话后,展白心中猛的一跳。

    对于魏国的那位传国公,展白从未见过,甚至很少听人提及,但依然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原因无他,因为这魏国的传世公府,赫然正是褒允这一世的娘家。

    莫非跟褒允有关?

    稍一沉思后,展白眼睛猛地圆睁。

    “不好,魏国这是要出兵伐楚了。”展白几乎以肯定的语气惊呼出身。

    “什么?”听到这话,一旁的苏秦禁不住站了起来,“先生,此话当真?”

    魏国国土虽小,但军力却是极为强悍,甚至远超汉国。尤其是楚国前任令尹吴起一手打造起来的魏武卒,更是兵峰所向,无往不利,若不是受到了韩、赵两国的牵制,其疆土绝不仅于此。

    要知道,晋国一分为三,赵魏韩三国中,魏国的地理位置出于最南端,与汉国可是有着大片的接壤边界,即便是跟原来的楚国,也有一处狭窄的接壤之地。若其有心,一旦南征,凭其兵力,即便灭不了楚汉,也能占据大片的疆土。

    当然,这是以前,而现在,自从汉国覆灭之后,就只有一个国家在南方与其接壤了,那便是楚国,原因无他。楚国各占的六分汉土之中,就包括原来的汉魏边界。

    魏*队突然出现如此大规模的调动,但凡不是傻子,都看得出,其有用兵之意。而对外用兵的对象,无非三个。

    其一,是北方的韩国,其二是东边的秦国,最后,便是南方的楚国。

    三者皆有可能,凭借魏国的军力,还达不到秦国那般同时南征北战,最终只能选择其一。

    原本,出兵韩国的几率是最大的,但现实是,魏国突然调离了六成的韩魏边军,同时韩军也是退避三舍,那么这种可能性就不大了,更何况现在的韩国已经向秦国称臣,魏国也未必敢动。

    至于东边,除非魏王是傻子,才会对秦用兵。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楚国了。

    如果说,这些都只是假设的话,那么魏国传国公的突然复出,就更加的耐人寻味了。

    苏秦或许不知,但展白又如何不清楚褒允的身份呢。

    褒允此一世乃是魏国传国公的孙女,甚至还是准王后,却被展亦白掳走,送给了自己。而展亦白又是什么身份……

    种种联系之下,一切疑云已经水落石出。

    “如果我所猜没错的话,魏国只怕是跟秦国暗地里结盟了,而前者即将发兵攻楚。”展白一脸的凝重,“苏秦,作为左令尹,你从现在开始,就要做好应战的准备了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剑妖传826》,方便以后阅读剑妖传第826章 翻云覆雨(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剑妖传826并对剑妖传第826章 翻云覆雨(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剑妖传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