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卖人情的来了

    小李顺口问道,怎么?你等会还有事?赶时间开会吗?

    秦书凯笑道,就算是有再重要的事情,也要把你这位李部长接待好才行呢,说吧,今天怎么想起到我这里转悠来了。

    秦书凯对小李的印象跟以前已经有了很大的转变,这小子头脑实在是糊涂,上次为了秦人侄女安排工作的事情,差点害的自己背了个处分在身上,作为一个老朋友,自己已经尽力把小李弄到副处级领导岗位上。

    他做事却没有丝毫分寸,好像每每对自己提出什么帮忙的要求,都是理直气壮一样,对于这种人,自己还是敬而远之比较合适。

    秦书凯理解小李的脾气,只怕他这次又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眼下正是市里干部调整的关键时期,他这个时候找到自己的办公室来,只怕没什么好事。

    果然,小李大大咧咧的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坐下后,一脸讨好的笑容说道,兄弟,我这次来,可是请你帮忙来了,看在咱们这份老交情上,你可不能敷衍我。

    秦书凯心说,我对你够仁义了,你倒是说我敷衍你,这话真是从何说起呢。

    心里有些不痛快,嘴里却说,大家既是老同学,又是老朋友,只要是能帮忙的事情,我哪里推脱过,你这样说话,不是寒碜我吗?要是被外人听见,还以为我秦书凯对老朋友有多么不仗义似的。

    小李一拍大腿说,有你兄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跟你说,我这次来找你,是想要你帮我联系一下市委组织部的钱部长,我知道你跟他的关系走的近,你帮我跟他说说,看看能不能趁着这次调整干部的机会,帮我稍稍提拔一下。

    秦书凯皱眉问道,你想要提拔?心里有合适的位置了?

    小李嘻嘻笑着说,我心里哪里有什么合适的位置,只是我瞧着别的县里的组织部长有不少都是兼职县里的副书记,我想请你跟钱部长说说看,能不能帮我也弄个副书记当当。

    秦书凯瞧着小李满脸堆着虚伪的笑,心里不由一阵反感,小李也算是在官场混了这么长的时间了,应该知道,很多事情不是口头上说一两句就能办成这么简单,以前不管是自己帮他弄上组织部领导的位置,还是帮他的小秦人侄女安排工作。

    他除了一张嘴之外,没有任何表示,自己帮他办事,还要自己贴钱维护种种关系,种种人情,他倒好,自己帮了他这么多,连个口头的谢字都没有,竟然还好意思又提出要兼职副书记的要求,这小李做事实在是太没谱了。

    秦书凯静静的思索了一会,对小李说,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象的这么简单的,我跟钱部长关系的确还算是不错,但是一个县里副书记的位置,可不是一件小事,难不成你以为,只要我随便跟钱部长说一声,这事情就能成?你这想法也太过于幼稚了吧?

    小李见秦书凯的话里有推脱的意思,脸上不由变了脸色,他皱眉问道,要不然,你还有什么别的说法?

    秦书凯知道听了自己的话,小李心里有些不舒爽,他心想,要是每次都这样顾着小李的感受,岂不是让他养成了一种习惯,有任何要求,直管到自己面前来提就行了,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他小李随意使唤的下手?

    想到这里,秦书凯心一狠,继续用一种平静的口气对小李说,矮子,这件事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真的不好意思再向钱部长开口了,你也不想想,你每次有事,都是要我出面麻烦钱部长,人贵有自知之明,事不过三,这都好几次了,我哪里还好意思跟钱部长再为了你的事情开口呢?

    说起来,钱部长是你的顶头上司,你跟他之间的接触可是比我多多了,你为什么不自己亲自去找他,却非要到我这里来绕一圈呢?

    小李无奈的口吻说,秦书凯,要是我自己能搞定的话,我又何必要找你呢,正因为钱部长是我的顶头上司,我跟他在工作上本来就有些不和谐,现在再去求他,他哪里能给我面子呢?

    秦书凯听了这话,不由摇头说,你是组织系统的领导干部,组工干部要是有什么调整的话,钱部长那里就是头一关要过的,你在钱部长手下干了这么长时间,却连自己的顶头上司都搞不定,你让我又怎么好帮你呢?

    小李听了秦书凯的话,脸上愈加显出几分不高兴的神情来,***,这不是不想帮忙吗。

    小李两眼看着秦书凯,皱眉说,秦书凯,你跟我说话,何必要绕圈子,这普安市里,谁不知道你跟钱部长好的穿一条裤子,你要是真心想帮我,出面说说,钱部长能不给你面子吗?

    秦书凯见小李竟然还甩脸色给自己看,心里不由一阵心寒,他冲着小李不客气的回答说,不好意思,李部长,这件事的确不是我一个化工园区主任所能控制的事情,你要是觉的我这个朋友不够仗义的话,还请另请高明吧,这个干部调整不是我能控制的。

    小李听了这话,不由有些矘目结舌,他没想到,秦书凯竟然会用这样的态度对自己,来普安市找秦书凯之前,就连一次回去和普水县委书记张富贵吃饭的时候,都对自己说过这样一句话,李部长有了秦书凯这样的铁哥们,以后步步高升是早晚的事情。

    小李心里听了这话,内心是相当得意的,张富贵一个县委书记平常对自己都要客气几分,说白了,还不是看在自己是秦书凯的铁哥们的份上,这普安市里,谁不知道,秦书凯是个有背景,有关系,连市委书记和市长都要忍让三分的人物。

    小李心里明白,自己如果翻脸,要是跟秦书凯的关系决裂了,只怕以后自己的仕途发展也就算是到此终结了,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尽量缓和声线,用一种商量的口气对秦书凯说道。

    兄弟,我在组织部长的位置上也干了一年多了,我也该调整个位置了,你的本事,我是有数的,只要你肯帮我的忙,这副书记的位置还不是小菜一碟,咱们都是多年的老交情了,难不成,你还真就不愿意搭把手。

    秦书凯从鼻子里轻轻的“哼”了一声说,李部长说的倒是轻巧,你也是做了这么长时间的组织部长了,跟应该明白,这县里的县委副书记位置,至少也要过两关,就算是钱部长那关过了,还有市委胡书记那一关是必定要过才行的。

    胡亚平新来乍到,他跟我一直以来都是针锋相对,你也是知道的,我在他的面前,哪里能说得上话呢,依我看,你自己的事情,还是自己从别的路子想办法,不管你是找钱部长也好,还是通过关系找胡亚平也好,反正我这里是没什么指望的。

    秦书凯开口就把小李的路给堵死了,不让小李再对自己抱有任何希望。对朋友讲义气那是理所应当的,但是如果遇到这样永不知足,利用朋友的时候,根本就不顾对方任何感受的朋友,不帮忙倒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在秦书凯的眼里,小李不仅仅是不适合在官场里头混,在为人处事上也有严重的性格缺憾,这样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朋友,在被他害惨之前,还是远离些比较好。

    小李见秦书凯根本就没有要帮自己的意思,心里也相当不高兴,嘴里阴阳怪气的说道,秦主任到底是升官了,对老朋友的态度立马就不一样了,有道是风水轮流转,谁都有走背字的时候,我倒是希望秦主任以后都能一帆风顺,千万别遇到求人的时候。

    秦书凯看了小李冷冰冰的表情一样说,放心吧,我就算是遇上什么事情,也绝对不会给你李部长添麻烦,这下你总放心了吧?

    小李见秦书凯说话的口气一样的刻薄,当下脸上更加挂不住了,从沙发上站起身说,好了,秦主任就当我今天没来,什么都没说,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秦书凯并不挽留,心里也有些生气的顺口说了两个字,请便。

    小李内心的愤怒几乎到了极点,在小李的心里,秦书凯是典型的一旦得道,就瞧不上以前的老朋友啊。

    这世上,的确有小李这种人,往往遇到任何事情的时候,总是把责任全都往别人的身上推,感觉自己做什么事情都是对的,即便是旁人对他再怎么好,他也认为是理所应当的,这种只顾自己,不顾他人想法的朋友,谁交上了,谁就等着吃苦吧。

    小李气汹汹的走出秦书凯的办公室后,随手把办公室的门重重的关上。

    听见房门被狠狠的摔打发出的“轰隆”声,秦书凯刚才跟胡长达打电话时的好心情,一下子全都烟消云散。

    是人都有七情六欲,即便是当了多大的领导干部,喜怨嗔怒苦都是人的正常情绪,尽管说起来,金大洲一事对秦书凯的伤害的确是让他对朋友两个字有了重新的定义,但是王耀中的种种做法也让秦书凯感受到朋友两个字的另一层意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222》,方便以后阅读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222、卖人情的来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222并对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222、卖人情的来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