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药浴

    冰冷的房间内,一个半脸被铁面具遮住的怪人正在痛苦的低吟,他的全身都浸泡在了一个黑色木桶里,木桶很古旧,具有一定的药用。

    “苏狂、还有不识趣biao子,老子恢复功力后一定把你们碾碎。”怪人颤抖着狠狠地说道,他的眼神很狂暴很嗜血,一身肌肉刚硬似铁黝黑结实,胸口绣着一头狼,一头追捕猎物的狼!

    “老大,少帮主在里面疗伤。”带着黑墨镜一身黑衣的男子低头说道。

    “嗯,我知道了。”江邪月的目光中带着疑惑和忧虑,轻轻推开房门,屋内一股特殊的药味让他忍不住捂住了鼻子,目光一扫很容易的发现了王猛在浴缸里。

    “你们到外面守着吧,我和义子有话说。”江邪月说了句,除了跟在身后保护自己的贴身保镖剑女外所有小弟都退了出去。

    江邪月看着被弄得不成样的房间和破损的桌椅就知道江猛的状况了,低声咳嗽两下,缓缓地迈入房间,江邪月像是具有超强嗅觉的狗一样搜索任何一丝痕迹。

    剑女面无表情,顺手拿起了翻到的椅子正过来放到地上,江邪月这才缓缓地坐上去。

    “蒙儿,你的伤势没事吧。”江邪月平和的问了句,看不出任何感情,也猜不出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我没事义父,等我伤好了我一定亲自杀了那两个浑蛋。”江猛坐在浴缸里睁开眼睛恨恨的说道,看起来立刻杀了苏狂才甘心。

    王猛的心思很好猜,江邪月一眼就能看出来,顿了顿沉声劝道:“猛儿,你的武功我很清楚也很有信心,这次受伤也不是坏事就当是个教训吧,不要太轻敌,那个苏狂不好对付,不然刀男也不会折在他手里。”

    “哼,那是他没本事。”王猛不屑的说了句,忽然发力浑身肌肉暴涨起来,周围的水也开始渐渐浮出蒸汽。

    剑女只是皱了皱眉,什么都没有说。

    “哈哈,你的能力的确高于他们,当年义父争夺地盘只要有你在谁不闻风丧,所过之处尽是人间炼狱,但是猛儿这一次不一样了,我们要小心,小心驶得万年船啊,现在水运建筑已经被苏狂盯上了,而且他的实力看起来不弱,我当真小看他了,对付他还要从长计议,况且你还有伤……”江邪月说到这目光闪烁不定的看了江猛一样。

    “哼,我的伤不是大事两日就可以恢复,和那个女人交手我是轻敌了,这次绝对没有问题,还有那个苏狂他就是再厉害,只要药效浸入我的体内,我也一样废了他!”王猛的眼中满满的都是不屑,似乎对自己非常有信心。

    “和你交手的是个女子?”江邪月很震惊,他没想到苏狂竟然有那么多高手。

    “不过猛儿你既然有信心我自然支持你,现在七阳帮上下弟兄你可以随意调遣,而且水运建筑的褚逸仙还带了二十名搏击好手,也能助你一臂之力!”江邪月的目光很寒冷,似刀如剑。

    看来江邪月早就想要除掉苏狂了,这次来只是试一试江猛的态度,见到他如此有信心江邪月的心中着实落下了一块大石头。

    江猛的药浴功效怎么样没人比江邪月更清楚,当年江邪月只是将江猛作为一个杀人工具,曾经测试过王猛的能力,如果没有药浴他可以一拳击穿两厘米厚的防弹玻璃,但是药浴之后绝对能轻易击穿四厘米厚的玻璃!

    实力近乎疯狂地增加了一倍,碰到任何对手也再无悬念了,唯有杀!

    王猛特殊的体质成了他潜在的筹码,不然他也不会面对苏狂和小倪两大高手还如此猖狂。

    “好,帮里有事我还要处理,猛儿你先疗伤。”江邪月说着站了起来,仿佛返老还童一般整个人精神都好了,大步迈了出去。

    苏狂,江邪月早就想除去他,且不论他让江龙进监狱现在还没出来,就是他几个月内实力飞速壮大这一条,江邪月就绝对不允许他的存在,杨海区内,他才是黑道的老大!

    剑女并没有立即随江邪月出去,而是饶有兴致的瞧着泡在浴缸里的江猛。

    “江猛,七阳帮上下都由你调动了,如果我也站在你这边,杨海区我们想要控制不是难事。”剑女妖娆卖弄身姿诡异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王猛闭着眼睛冷冷问道。“给你一个人权两得的机会。”剑女浪笑着说道,一双手假装去遮挡自己的嘴唇。

    “哼,人权两得?”江猛冷笑着说。

    “怎么,你不感兴趣?”剑女冷然问道,因为她真的很美,即使没有柳溪的气质张佐倩的风情但是勾引男人还是够格的。

    “哼,我是义父抚养长大的,我不会背叛他,我劝你最好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否则休怪我翻脸无情。”江猛毫不客气的拒绝道。

    剑女的脸色忽然阴沉起来,看着江猛不说话。

    “不过,等我好了伺候你还是没问题的。”江猛哈哈大笑说道。

    剑女哼了一声甩了个脸色离去了。

    ……

    繁华杨海区,闹市中心的大楼巍峨如天仿佛可以接上云端。

    苏狂下车走进大楼,看着熟悉的环境不禁想起自己刚来的时候,真是时间匆匆不等人。

    苏狂并不是那些喜欢悲天悯人的书生,这个念头不过稍稍划过就径直走向卢成淑的办公室。

    敲了敲门,卢成淑埋头文件中淡淡的说了句“进”。

    苏狂这次很平静,没有半分倜傥安静的走到了卢成淑的桌在前。

    好像感觉到有点奇怪,卢成淑抬起头看了看是苏狂,而且很反常的感觉,不禁皱了皱眉问道:“苏狂,你有什么事吗?”

    苏狂想了想,终于说:“卢总,我是想休息两天,这几日太累了。”

    扑哧一笑,向来冰山美人般的卢成淑笑了,而且笑得很张扬没有一丝躲闪,看着苏狂竟然用几分不可置信的语气问道:“我没有听错吧苏狂,你叫我卢总?今天是愚人节吗,还是你想给我什么惊喜。”

    卢成淑打量着苏狂,有点俏皮的撅着嘴。

    “我没有卢总,我真的想休息两天。”苏狂肯定的说道。

    卢成淑脸色忽然变了,笑意全都被掩盖只剩下吃惊和不解。

    “苏狂,我能问一问为什么吗?你刚刚替公司立了大功,说实话我都不知道怎么奖励你了,公司的股份也转给你了,如果你有什么其他要求你就提,怎么说辞职就辞职那?”卢成淑恢复了职场女性特有的气质,好像谈判一样恩威并施,语气把握恰到好处的说。

    “没有,我只是累了,真的想休息两天。”苏狂尽量让自己装出一副疲惫的模样。

    “苏狂,如果你有什么难言之隐我也不便过问,你的假我可以给,反正你决定的事我也阻拦不了,不过我听幽幽说你是答应过帮他把公司做大做好的,我们现在还是两层那,不到拿下整栋大楼你苏狂不会打退堂鼓吧?”卢成淑试探的问。

    苏狂心里苦笑不已,心想她好像还真是怕自己跑了。

    “卢总你放心吧我就是请个假,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如果你真的不想让我走求求我我也可以考虑的。”

    “别臭美了,我就是怕人家说我卸磨杀驴有所误会,既然你打了保证书那好吧,我准了,你可以走了。”卢成淑利索的说道,这是她一贯的办事风格,雷厉风行。

    “这么着急赶我走了,好,那你忙吧,我走了。”苏狂说着转身就走,走到半路以为卢成淑会挽留的,谁知道她在苏狂转头的瞬间就埋头文件中了。

    “真是工作狂,到时候一定嫁不出去。”苏狂心里想到。

    苏狂本来准备回家,谁知道这是那个宁静竟然来了电话,扭扭捏捏的问苏狂会不会去他的家。

    苏狂还真的差点忘了这件事,幽幽和小倪的事让他很分心,还好她提醒,苏狂很肯定的答应了,为了补偿特意下车挑了好些女生喜欢的东西。

    苏狂到家后豹子也在,见到苏狂回来了豹子才打个招呼离开。

    苏狂微微一笑没有多话,感谢的话就太见外了,军中的生死兄弟谈什么都有些俗气,那种感情是留在心里的。

    苏幽幽并没有和苏学斌说起今天的事,只是有意无意间提醒苏学斌要小心,上班注意这注意那,搞得苏学斌晕头转向的,一个劲的夸自己的乖女儿懂事了。

    苏幽幽脸一红不说话了,埋头去吃饭。

    苏狂微微一笑,看着小倪、老爸、幽幽和那个表弟莫刚,忽然感觉到了一丝从未有过的温暖,同时他也暗暗发誓决不允许任何人破坏这美好!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强战兵85》,方便以后阅读最强战兵第八十五章 药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强战兵85并对最强战兵第八十五章 药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最强战兵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