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捡了个俏丫头

    老者依旧老神在在,微笑不语。

    俏公子眉头却皱的越来越紧,看苏狂也越来越频繁,最后她干脆趴在桌上,仿佛在寻找什么,一脸郁闷与着急。

    这时,老者说话了:“小倪,算不出来就算了,小哥不是普通人。”

    他说完,名叫小倪的俏公子,顿时瘪了瘪嘴巴,将铜钱扫进口袋,一脸郁闷的盯着苏狂。这是她第一次亲自卜卦,本还想露露脸给师傅看,让他给自己出师的,结果却遇到了一个让她完全看不懂的卦象,别提多郁闷了。

    她拼命修炼了这么久,居然第一次出手就失利了。

    林牧此时终于忍不住撇了撇嘴,一脸不屑。

    小倪看到他撇嘴,一脸羞愤,对林牧急道:“有什么好笑的,我本来就还没出师,等我师傅亲自上,肯定能算出来。”

    “你们算什么都不问,我看你们就是骗子。”林牧继续嗤笑。

    “哼,懒得跟你这外行说。”小倪不满的说道,看着她身旁的师傅,示意师傅赶紧出手,替自己出口气。

    老者呵呵一笑,道:“我就不亲自算了,小倪都已经算出来了,只是她道行不够,还看不懂这其中的变化。小哥的卦象确实很乱,乱到老道都汗颜。小哥曾在水中有大福,从此改变命运,最近又与火结缘,再进一步。本来分开来看,这都是大大的好事,但水火碰到一切,这就麻烦了。”

    老者说完,苏狂心里便是一惊。

    他说自己在水中有大福,应该是指他在海里吞的那枚紫色珠子,也确实是因为紫色珠子的缘故,才让苏狂在军中称雄。

    与火结缘,莫不就是指他体内的火灵气?

    苏狂有些震惊,老者居然能这些都能算,果然不是普通人。

    老者继续道:“小哥的命格极硬,一生多难,却总是能化险为夷,行走在血腥之中,却能清爽己身,非常难得。只是黑路难走,切勿亲涉啊,当然,你的未来还存在一个大变数,如果能顺利走过去,反而能一飞冲天。”

    老者说道这样,再不开口了。

    苏狂这时已经很服气了,只是脸色依旧无变化,说道:“老人家真乃神人,不知道怎么称呼?至于老人家说的水火冲突,还请老人家帮忙解惑。”

    小倪听到苏狂这样说,算是承认了师傅算得很准,她顿时一脸得意,扬着骄傲的脖子看着林牧,哼哼一声。

    那意思仿佛是在说,看到了吧?外行赶紧闭嘴。

    老者笑了笑,道“别人都叫我水清子,这是小徒,小徒命格属土,水火相冲,有土从中缓冲的话,自然无忧了。”

    “水清子前辈的意思是?”苏狂愕然的说道。

    “小哥应明白老道的意思。”老者淡然的笑着。

    苏狂皱眉,从老道的字面意思,是指小倪这俏公子能帮他?老道希望自己带着小倪在身边?可这是为什么啊?他不相信老道不知道,自己已经发现了小倪的女扮男装,否则他也不会把小倪的名字说出来。

    即使这样,老道还放心让小倪留在自己身边,他图的是什么?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很可能把小倪这涉世未深的丫头吃得骨头都不剩?

    苏狂思考着,看了小倪一眼,见这丫头有隐约的不乐意,不过在水清子的眼神下,她什么都没说。

    难道自己身上,还有水清子没有说出来的秘密,让水清子动了心思?

    苏狂觉得靠谱,不过别人都愿意把女弟子放在他身边,苏狂就更没理由拒绝了,而且水清子的卜算之术确实让苏狂大开眼界,虽然小倪的道行差他很多,但说不定也能帮上不少忙。

    苏狂笑道:“我心中疑惑很多,不过既然水清子前辈都放心,我就不说拒绝的话了。”

    “如此,甚好。”水清子颔首。

    小倪嘟了嘟嘴,隐晦的对苏狂扬了扬拳头,仿佛是在威胁苏狂。

    苏狂微笑,对她的威胁不予理会。

    这时,豹子三人也将午餐端了过来,水清子趁机站起来道:“老道就先离开了,小哥,我们还会见面的。”

    说完,他迈步直接离开,没有再回头。

    小倪的嘴巴瘪得更高,一脸委屈,却也没有跟上去。

    “老大,这是……”豹子疑惑的说道。

    苏狂摇摇头,要说这事吧,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莫名其妙的捡了个会算命的丫头,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他还真得好好想想。

    苏狂只能对小倪道:“我叫苏狂,水清子前辈既然把你交给我,你就把我当哥哥吧。”

    “我叫倪裳。”小倪嘟着嘴说道,显然心里还是不开心。

    豹子三人看着莫名其妙,但也不多问,又回去买了份饭菜,一起吃了后上车,继续向江海驶去。

    好在这军车足够宽广,挤六个人也还勉强,只是老鹰、漩涡、苏狂与小倪坐后座,挤得也实在难受。

    倒不是小倪不想坐副驾,而是因为她坐副驾的话,其他四人根本挤不下去。

    她只能坐在最左边,右边靠着苏狂,肉贴肉的挤着。

    虽然苏狂知道她是女扮男装,但他也不点破,就这样平静的回到了江海。

    苏狂的家只有两个房间,自然不能将他们安顿在家里,只能将几人安排在酒店住下,自己一个人回家了。

    回到家,父亲与幽幽已经吃过晚餐。

    见到苏狂回来,苏幽幽飞快的扑了上去,抱着苏狂的脖子道:“哥,你可回来了啊,我担心死了。”

    “担心我跑掉吗?”苏狂呵呵的笑着。

    苏幽幽鼓了鼓脸,哼哼道:“知道就好,再不回来,我就要跑到京城去找你了。”

    苏狂刮了刮她的鼻子,道:“傻丫头,我说了不会再离开你们,就一定不会。”

    “姑且相信你一次。”苏幽幽吐着舌头说道。

    “爸,最近还好吧?”苏狂又对苏学斌说道。

    苏学斌取下眼睛,点了点头:“饿了吗?有剩饭,我去给你热热。”

    “爸,不用,我吃过才回来的。”

    苏学斌点头,继续道:“你不在这几天,有个警官打了好几次电话过来,叫什么白秋,让你回来马上给她打电话。”

    这几天白秋也没少打电话到他手机上,只是苏狂不想接,碰到就直接挂掉了,没想到她找到了家里的电话。

    这次回来,因为带着豹子四人,他的力量增强了许多,倒也不用再躲着白秋,与他配合着将毒品案查清,或许会有想不到的好处。

    至少警察局长周瑞明,很可能要被打掉,少了周瑞明的支持,七阳帮也就好对付多了。

    “我知道了。”苏狂说道。

    “哥,是上次帮你的女警官吗?她漂亮吗?有你妹妹漂亮吗?”苏幽幽好奇的问道。

    苏狂推了推她的小脑袋:“瞎问什么。”

    “哼,哥才回来几天,却……”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她又在苏狂身上闻到了女人的香味,翘起了嘴巴。

    晚上,苏狂不可避免的又要尴尬的与苏幽幽睡一块。

    要说以前就算了,苏狂也不会对苏幽幽有什么想法,除了晨勃让他尴尬外,其他时候倒还好。

    但今天,却真的让苏狂窘迫了。

    因为过期壮阳药的原因,此时他xiati中充满了火灵气,就算心中什么想法都没有的时候,xiati依旧是擎天一柱,而且火热无比。

    平时穿着裤子还好,虽然压着难受,但总算还能接受。

    但晚上睡觉,总不能穿着牛仔裤吧?换上睡衣之后,苏狂就无语了,因为下面的帐篷,实在是太明显了。

    他只能快速窜进被窝,免得被苏幽幽看到尴尬。

    二人是分被窝的,这倒让苏狂放心了许多,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渐冷,到了半夜,苏幽幽居然循着温暖,摸到了苏狂的被窝里。

    当苏狂发现时,自己已经被她八爪鱼一样的抱住了,如果挣脱,势必会吵醒苏幽幽。

    但不挣脱……

    苏狂对天发誓,他对苏幽幽没有任何想法,即使她不是亲妹妹,苏狂也再强迫自己把她当亲妹妹。

    苏狂苦笑,再也不敢动了,心里暗道苏幽幽都十七岁多了,虽然身体发育远比不上张佐倩的程度,但也有些料了,实在是不适合再跟她挤一张床了。

    否则,就真要出事了。

    过两天,不,就明天,明天一定要去买一套大点的房子,也要将豹子几人安顿好,不能让他们一直住酒店不是。

    想着,苏狂慢慢的陷入了睡眠中。

    或许是因为晚上睡得晚,早上居然是苏幽幽先醒过来。

    她迷糊的睁开眼,便见自己正八爪鱼似的抱着苏狂,她自己的被子掉到了床下边,他则挤在苏狂的被子里。

    苏幽幽脸色微红,瞬间知道这是因为她睡觉,喜欢乱滚的习惯造成的。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强战兵50》,方便以后阅读最强战兵第五十章 捡了个俏丫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强战兵50并对最强战兵第五十章 捡了个俏丫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最强战兵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