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别动刀动枪

    黄母一看就知道坏了,因为这群青年一进来,眼睛就锁定在了柳溪身上。

    黄母也知道没办法,柳溪的出色确实掩盖了她女儿的光彩,如果她是男人,第一眼也肯定去看柳溪。

    比惊艳程度,黄馨儿与柳溪根本没法比。

    黄馨儿是属于耐看型的,相处得越久越会发现她的美丽,黄母一直对这个女儿很自信,相信只要给女儿机会,女儿就可以套牢江龙。

    但江龙此时根本没去看黄馨儿,这就没发挥的余地了。

    黄母一看这样不行,与江家结亲的好事,怎么能被别人抢走?

    她快速站起来,碘着脸迎向最前面的英俊青年,正好站在他与柳溪的中间,将视线都阻挡住。

    “是江少吧,你好你好。”黄母带着讨好的说道。

    江龙平淡的点了点头:“你就是黄夫人?”

    “是我是我,江少百忙之中还来赴约,是我们黄家的荣幸。”黄母为江龙拉开椅子,请他坐在主座。

    江龙坐下后随意挥了挥手,他身后的几个彪形大汉便散开在包间四周,小心的戒备着。

    江龙这才道:“黄夫人,这就是你女儿吧?你应该早告诉我你女儿这么漂亮嘛,不然哪用这么麻烦?我看这事就这么定下吧,婚礼越早举办越好。”

    黄母闻言,脸色变得很难看,一时根本不知道怎么回话。

    这本应该是她期待的,绕了这么多弯,又是哄又是骗才说服女儿,就是为了跟江家结亲而已,江龙愿意娶她女儿,她应该呼天抢地,放鞭炮庆祝才对。

    但此时她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因为江龙说话时,看的根本不是黄馨儿,而是柳溪。

    “怎么?你不愿意?”江龙见黄母犹豫,顿时眯了眯眼睛说道,他抚摸着右手手指上的金戒指,从眼底闪过一丝凶光。

    道上的人都知道他的习惯,每当他抚摸戒指时,就代表他要发飙了。

    黄母了解过江龙的喜好,一看他这动作,顿时吓得一哆嗦,赶紧道:“江……江少,您,误会了,她不是我女儿……”

    黄母吓着结巴起来,十分后悔让柳溪与苏狂加入进来,今天要是不给江龙解释清楚,她估计很难完整的离开了。

    谁不知道江龙心狠手辣、说一不二?

    “你玩我?”江龙眼中的凶光更甚,那本来散开在四周的保镖统统都靠了过来,右手摸向了腰间,只要江龙一声令下,黄母马上就要躺下。

    “江少……误会,误会啊……”黄母完全慌乱了。

    “没关系,别跟我说什么误会,既然她在这里,不是你女儿也是你侄女了,我江龙看上她了,近日就要娶她过门。”江龙霸道的说道。

    他江龙纵意花丛,何时想过与人结婚?这次也是没办法,父亲江邪月准备要漂白帮会,觉得他杀气太重,非逼着他找个人结婚,定定性子,这才安排了他与黄馨儿见一面。

    他本来十分抗拒,但看到柳溪后,他第一次觉得结婚也不错,有这么个漂亮的老婆,谁还想去打打杀杀啊?

    这个女人,他一定要得到!

    黄母真是苦逼了,根本不知道怎么答话。

    好在这时服务员走了进来,黄母赶紧道:“江少,我们先吃饭,婚事……待会再谈。”

    黄母没办法,想着拖一会是一会,得赶紧给家里的老头子打个电话,让他想想办法才行。

    黄母又看向柳溪,发现柳溪此时出奇的淡定,江龙说要娶她,她就跟没听到似得,全部的精神都放在苏狂身上。

    她给苏狂剥瓜子,喂到他嘴里……

    而苏狂,如同少爷一般接受柳溪的伺候,看也没看黄母与江龙二人。

    黄母在心里恼怒,暗道你这男人倒是说话啊?江龙要抢你女朋友,你怎么还这么淡定?

    黄母打的好主意,只要苏狂说话,江龙就必然将矛头转移,到时候她再与苏狂撇清关系,这一劫就算过去了。

    最多……她再配合江龙,把柳溪拿下好了,反正她也觉得,苏狂根本就没资格拥有柳溪,这么漂亮的姑娘,给他是浪费了。

    如果能以此讨好江龙,她反而赚大了。

    江龙此时也看到了柳溪与苏狂的动作,心里顿时不爽起来,他走到苏狂身边,冷声道:“小子,站起来,我们换个位置。”

    “你在跟我说话?”苏狂抬了抬眼皮说道。

    苏狂其实一直在观察江龙,从江龙走进包间,就根本没看过苏狂一眼,完全的藐视,一副天老大他老二,普通人不值得他关注的模样。

    苏狂觉得好笑,江龙居然想娶柳溪,而且看样子,他还想用强……

    这不是找死吗?

    七阳帮可以在杨海区地下称王,但在整个江海市来看,却是一个很一般的帮会,如果江龙敢招惹柳溪,惹怒了柳泽业,分分钟要被连根拔除。

    江龙根本不会收敛自己的暴躁与杀气,是那种走到哪都会得罪人的愤怒青年,苏狂见到他的瞬间就知道,他根本不算自己的对手,如果七阳帮都是这样的货色,那自己要取代七阳帮就太简单了。

    苏狂本不准备跟江龙在这里冲突,但江龙主动招惹他,他也就不准备装楞了,坐在椅子上平静的与江龙对视。

    “废话,你小子是瘫了还是废了?马上给我站起来。”江龙居高临下的看着苏狂,藐视的说道。

    “呵呵,你让我站我就站,你是我孙子吗?”苏狂笑着说道。

    黄母吓了一跳,暗道这愣头青不说话则已,一说话就作死啊,可别连累了我才好,她怒斥道:“苏狂,你怎么说话呢!快给江少道歉!”

    “江少,我跟他不熟……”黄母又转向江龙,想要与苏狂撇清关系。

    江龙一把推开她,死盯着苏狂:“你找死?”

    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从中蹦出凶光,左手不自觉的摸上了右手的戒指。

    包间四周的保镖开始动作,慢慢的靠近了过来,手握在身后的片刀刀柄上。

    “苏狂,我们走吧,真是扫兴。”柳溪蹙着眉头说道。

    “想走?我江龙看上的女人,就没有得不到的,今天晚上就留下来陪我吧!”江龙冷声说道,伸手就去抓柳溪的手腕。

    但他的手伸到一半,就被一只如同铁爪一般的手箍住了手腕,阵阵刺痛从手腕传来,仿佛手骨都要碎了。

    “呵呵,何必动手动脚呢,要不是我拦着你,你今天就死定了。”苏狂笑着说道。

    他说的是实话啊,要是速龙碰到柳溪,还真不一定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苏狂觉得自己真是好人,明明是敌人,自己居然还救了他一命,自己的善良真是骨子里透出来的啊。

    “撒手!”江龙可不领苏狂的‘好意’,凶猛的一脚踹向了苏狂的腰眼。

    但他的脚刚抬起来,便感觉又被铁爪箍住了,更为钻心的疼痛传来,他甚至听到了轻微的咔嚓声,仿佛是骨头裂了。

    啊!江龙惨叫一声,身体站不稳,直接跌倒了下去。

    唰唰!

    就在这时,一片抽刀声响了起来。

    “找死!”江龙带来的保镖见江龙吃了大亏,直接挥动片刀杀向了苏狂。

    啊!!

    黄母与黄馨儿都尖叫起来,吓得躲到角落。

    苏狂护在柳溪身前,道:“别担心,我能应付。”

    “恩。”柳溪倒还算镇定,快速摸出手机,拨通了酒店经理的电话。

    “给我砍死他!”江龙捂住脚吼道,手向身后一抽,便也抽出一把片刀,猛的砍向了苏狂的双脚。

    要是被他砍中,苏狂直接就要矮二十公分。

    “苏狂小心脚下!”这时候,黄馨儿惊叫了一声,提醒苏狂小心江龙的偷袭。

    而她刚喊完,便被黄母猛的捂住了嘴巴、

    黄母脸色吓得煞白,抱怨女儿乱喊,这要是被江龙听到了,以后秋后算账起来,他们黄家就完了。

    苏狂脸上挂着微笑,仿佛丝毫不在意被五六个手执片刀的人围攻,对于黄馨儿的出声提醒,苏狂倒是很感激。

    无论黄母怎么势力,至少黄馨儿还是挺不错的一个女孩。

    咔嚓!

    谁也没看到苏狂是怎么动的,只听到一声清脆的骨折声,江龙的手腕已经扭曲成一个奇怪的角度,片刀当啷一声掉在地上,杀猪一般的惨叫在包间内嚎了起来。

    苏狂咧嘴一笑,身体猛的冲了出去,好好的一顿饭,还没开吃就被打扰,动刀动枪的,吓着柳溪怎么办?吓着黄馨儿怎么办?

    就算吓不到她们,把黄母吓尿了怎么办?那还能有胃口吃饭吗?

    所以,这些人不能轻易原谅,苏狂是一个善良的人,也是一个关心朋友的人,你挑衅我我可以原谅,但你让柳溪、黄馨儿不快,那就别怪我下手不留情了。

    苏狂带着笑插如人群,身体比猴子还灵活,比老虎还威猛,保镖们手里的片刀就跟装饰物一样,根本就碰不到苏狂的衣角,而苏狂只要手抬起来,就必有一个人倒飞出去,一时半会站不起来。

    几个眨眼,六个保镖便全部倒地,哼哼唧唧的惨叫着。

    柳溪这时才刚刚放下电话,看到躺了一地的人,她顿时无语起来,苏狂以前就很能打,现在,好像更能打了。

    黄母瞪圆了眼睛,双手哆嗦着,还真差点被吓得大小便失禁了,一脸煞白。

    倒是黄馨儿早有准备,整个人还算正常,她可是见过苏狂,徒手卸到汽车门与方向盘的,能打一点,好像也是理所应当的。

    “苏狂……你!你!你居然打了江少,你完蛋了你!”黄母哆嗦着,猛然想到江龙被苏狂打了,很可能会连累自己,赶紧出声撇开关系。

    一边说她一边跑到江龙身边,想要搀扶起江龙。

    而就在这时,包间门被人猛的推开,酒店的总经理带着大堂经理,以及数十个全副武装的保安冲了进来,快速围在柳溪的身边。

    “把他们都丢出去!”柳溪冷哼一声,平静的说道。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强战兵27》,方便以后阅读最强战兵第二十七章 别动刀动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强战兵27并对最强战兵第二十七章 别动刀动枪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最强战兵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