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旁观者

    白晨也是看着开阳,开阳气息隐藏的极其巧妙,可是白晨却能察觉到。

    眼前这人是个高手,目光凌厉敏锐,而且身上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在白晨观察开阳的同时,开阳也在观察白晨。

    修为不错,但是也不如何出众。

    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就算白晨再厉害又如何。

    自己带来的百余高手,其中先天高手就有十几个。

    而且此处又是山谷之中,前后就这么一条路。

    难道此人还能从自己的眼皮底下逃走?

    在他眼里,白晨不过是只困兽罢了。

    沐婉儿也在此时赶到了,可是看到白晨一人独对百余高手,心头一阵绝望。

    她不认为白晨能够逃脱升天,这里面足足十几个先天高手,其余的也都是后天八阶、九阶的顶尖高手,可不是一般的杂鱼。

    “大人,此人极其难缠,不过在属下的连番攻势下,已经筋疲力尽,离死不远。”囚天夸大战功,似乎把功劳全部往身上揽。

    “嗯。”开阳轻蔑的扫了眼囚天:“你继续。”

    白晨看着囚天再次加入战局,这次他选择不再逃避。

    囚天这次求功心切,出手更是大开大放,心想着反正白晨已经在他的攻势下,艰难防守,只要再加把劲,就能将他彻底拿下。

    一招撕天利爪撕向白晨,白晨抬手,左手抓住囚天利爪,手中巨力一拧,伴随着囚天的惨叫声,爪子连同手掌,完全被拧成麻花。

    拳指华山!

    一拳挥出,霸道拳劲轰碎囚天最后一点侥幸,偌大的身躯轰然倒下。

    白晨收回拳头,双眼放光的看着开阳:“看来钓到一只大鱼。”

    白晨这话显然是在反驳开阳先前对他的比喻,开阳眉头一拧,这还是他人第一次把他比作鱼肉。

    不过他却没有丝毫的慌乱,目光依然轻傲:“我这条大鱼,你吞的下吗?”

    白晨突然狂放大笑起来:“难道你落入陷阱了还不自知吗?这山谷只有一条出路,从你们踏入山谷的那一刻起,你们就已经落入陷阱了,如今山谷唯一的出路,已经被我的同伴布置了陷阱,你们又如何逃脱?”

    开阳脸色一变,他所带来的一众高手也是一阵搔动。

    可是,躲在暗处的沐婉儿却是眼前一亮,白晨这分明就是在提醒她。

    开阳很快想明白了,也是笑起来:“没用的,只要杀了你,然后等到天亮后,再行瓦解陷阱,你还不知道吧,本人出身唐门,对于唐门的那些伎俩一清二楚。”

    “哦?你是唐门弟子?我怎么不知道唐门也投靠了乱臣贼子?”

    “唐门的那些老东西,怎么可能明白本人的宏图志向,只要在燎王麾下建功立业,待到他曰大业功成,我开阳便是开国功勋,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白晨眼前突然流露出贪婪的色彩,紧紧的盯着开阳:“你是七星之一?”

    “本人名列七星第六,开阳是也!想必你也听说过本人的名号吧。”

    “好好好……”

    白晨的笑声更浓,带着无穷杀意:“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又遇到一个七星,看来老天都在帮我。”

    开阳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白晨,从白晨听到自己的名号开始,他的气息就变了。

    “你遇到过其他七星?”

    “无谋子!”白晨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突然使劲一掷,拳头大的石头势如破竹,疾飞向开阳。

    开阳在那么一瞬的失神,脸色剧变中,飞石已经近在咫尺。

    “保护大人!”两个高手立刻挡在开阳面前,飞石势不可挡,直接洞穿那两个高手。

    在付出两个高手的代价后,飞石也失去了动力,开阳轻易的接住。

    只是开阳的脸色却不那么好看,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晨:“是你杀了无谋子?”

    “错,还有你!”

    白晨心中暗討一声可惜,他本是算准了时机,谁知道开阳身边居然有如此忠心耿耿的走狗,居然甘心献身赴死。

    开阳心中当然异常震惊,虽然七星并不是表面那么团结。

    可是每个都不容小觑,即便是手无缚鸡的无谋子,也拥有鬼才军机,备受燎王信宠。

    而无谋子的死,在七星之中早已传开,根据他得到的情报,无谋子的死应该是有人破阵,用无谋子最引以为傲的长处击败他的。

    而且根据情报,真正与无谋子对阵的,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力大无穷的尸王,还有一个则是浑身火焰的怪物。

    而无谋子应该就是被那个浑身冒火的怪物击杀的,这也引起了七星的警惕。

    虽然现场有唐门以及天策军的痕迹,可是他们都是在无谋子死后才出手的。

    如今白晨亲口承认,无谋子是死于他的手上,让他如何能不震惊。

    ……

    沐婉儿已经不在暗处躲藏,她知道自己现在唯一能弥补失误的办法,就是按照白晨的话去做,在山谷的出入口处,布置更多的陷阱!更多……

    不过沐婉儿并非是唯一一个,躲在暗处的人。

    在山谷之上,有两个身影,将下方的局势尽收眼底。

    “教主,我们是否要出手?”

    “出手?为什么,与我们何干?”

    两个黑影一问一答着,其中为首的那人虽然身材矮小,可是目光如黑夜中的利刃,锋芒毕露,身上气息蓬勃,就似漩涡在周身萦绕。

    另外一人语气尽是谦卑,那不是上下级的关系,更像是面对待自己的信仰一般,语气中充满了膜拜与感恩。

    “我们不是来……”

    “我们是来坐观龙虎斗的,汉唐王朝的内部纷争与我们苗人何干?”

    “只是天策军那边不好交代吧?”

    为首那人突然回过头,剑芒如锋的射向自己的奴仆:“本教主需要向谁交代?”

    “属下失言。”

    “你记住,我们的敌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天一教,若是这次的蜀地之乱有天一教的人出手,我便出手,若是没有那便与我无关!”

    “属下该死,属下记住了。”

    为首者挥了挥手:“算了,我只是好奇下面那人,我在他的身上,嗅到了我族秘法的味道。”

    “此人修为一般,内功心法也是相当平庸,只是一身横炼外功威力不弱,还有几次施展的拳法,威力更是不俗,若是公平对接,也唯有开阳能够与他拼个平手,可惜他面对的不只是一个开阳。”

    “你倒是看的通透。”为首者略有赞许的说道,同时微微点头:“此人年纪不大,可是身手已经相当不俗,可惜姓格太过刚直,宁折不屈,此役便是他的葬身之所。”

    “那唐门的小丫头倒是可塑之才,与小姐相差不远。”

    为首者摇了摇头:“不是相差无几,是只高不低。”

    “属下不明,这小丫头的修为与小姐也只是在伯仲之间,而且小姐的赤练神功绝对超过她,为何教主您说比小姐只高不低?”

    “汉唐门派与五毒功法不同,培养弟子的方式也不相同,他们更喜欢循序渐进,稳扎稳打,而我五毒功法讲求前期突飞猛进,一味求进并非可取之道,根基不稳就会留下诸多后患,若是将来齐兰不能寻一个纯阳男子,同时又修炼有我族秘法者,势必难有作为,所以在同一个时期,这唐门小丫头的修为能够与齐兰伯仲,已经胜过齐兰几分。”

    为首者言语间,似乎对于本族修炼方式,颇有微辞,而且对于双方长短做了明细分析。

    此人不是普通人,正是江湖中闻风丧胆的五毒教教主。

    “教主,您说下面那小子就是为小姐准备的?”

    五毒教教主摇了摇头:“此子内功虽然刚阳纯正,不过五行混杂,显然只是普通姿辈,并非最佳的纯阳之子,若是他再修炼我族秘法,倒是可以做齐兰鼎炉,若要做齐兰的夫君,相差太远。”

    ……

    “给我拿下他!我要从他的嘴里知道确切的消息,我要……火……”

    开阳话没说完,突然看到一团火焰在狂野的燃烧着。

    白晨一步一个脚印,在碎石地面上,留下一道道火焰的脚印。

    一众高手已经将白晨包围,白晨身上的火焰疯狂炽涨起来。

    众人看的心惊不已,他们从未见过这种古怪的功法。

    就在这时候,白晨终于爆发了,整个人就像是化作一只凶兽,疯狂的捕杀着那些胆敢冒进的猎人。

    没有人是他的一将之合,即便是先天高手也不行。

    白晨此刻是毫无保留,火烙铁布衫、化龙诀、七伤拳完全挥洒出。

    这一仗比起上次对阵无谋子的时候,更加凶险。

    只要自己有丝毫闪失,便是万劫不复。

    山坡上的两人全都是一声惊疑,五毒教教主更是露出惊讶之色。

    “咦,他的气息便了,先前明明是五行混杂,怎么此刻居然转变成纯阳气息了?”

    “可能是他的功法影响吧,只是暂时的。”

    “闭嘴,本教主难道分不清五行气息还是内功属姓吗?”

    其实五毒教教主也有些矛盾,白晨的突然变异,让他开始怀疑,是不是真的只是内功的缘故,让自己产生了错觉。

    五毒教教主的目光又落回战局中,眼中惊奇连连:“好强的破坏力,比之我当年更胜几分。”

    “教主,您太抬举他了吧?”

    “抬举?若论我当年,因为功法缘故,的确比他高出不少,不过他的这身怪异外功,再配合上这套威力无穷的拳法,当年我若是与他正面对抗,胜算不超过三成。”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移动藏经阁84》,方便以后阅读移动藏经阁第八十四章 旁观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移动藏经阁84并对移动藏经阁第八十四章 旁观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移动藏经阁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