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揩油也是门手艺

    所有人的神色都凝固了,龙图笑、秦可兰,还有那些观众。

    不得不说,站的近的观众,多少都有一点眼界的。

    毕竟这不是龙虎门第一次演示绝学,他们很清楚进入武图阵法的结果。

    大部分人都是被拖出来的,少部分人撑下来了,可是也是等到龙虎门的人撤去武图阵法后,才走出来的。

    绝对没有一个人,能够从一边进去,又从另外一边出来。

    如果龙虎门的武图阵法这么简单,那就不是龙虎门了,也不知道多少好汉在武图阵法里面吃亏。

    龙图笑的脸色凝重异常,他可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千机变有多厉害。

    单说死门进去的,就足以让任何人都躺着出来,就算是他自己也不例外。

    哪怕这个千机变是他自己布置的,可是能布置不代表他就能破解。

    不过如今他却看到了一个例外,白晨!

    这个小子是宗师级别的铸图师!

    还未来得及下台的龙图笑快步走到台下同门身边,对身边的同门低声嘀咕了几句。

    那个同门同样脸色凝重,拨开人群离去,应该是去传递消息去了。

    如果说龙图笑的震惊于白晨对武图阵法的了解,那么秦可兰就是沉重了。

    能够自由穿梭于武图阵法中,那么就相当于不受限制。

    可是她呢?

    处处受制武图阵法,想要凭自己的实力,战胜白晨?

    可以,如果有绝对的实力,能够一招击败白晨就可以,不然的话,只要被他利用武图阵法,不只是随意进退,甚至利用阵法攻击她,都足够让她吃一壶。

    就在这时候,白晨做了一个很欠揍的动作,他朝着秦可兰勾了勾指头。

    “妹子,这么快就退缩了?没关系,每个人都有第一次,我会很温柔的。”

    在白晨流里流气的语气中,秦可兰再一次失去理智的冲杀进去。

    “此人是什么来历?居然能够自由出入千机阵图,居然对我所布置的武图阵法如此清楚熟悉。”龙图笑脸色凝重无比,目光闪烁不定。

    “秦可兰有苦头吃了。”龙图笑身边一个同门师弟王宇天,摇了摇头。

    “那也未必,秦可兰的修为比那小子高出太多了,在武图阵法中不会吃太多苦头,就算那小子能够出入武图阵法,也未必能占到便宜,除非……”

    “不可能不可能……”王宇天连连摇头:“就连几位长老都做不到,你想的太多了,这么个来路不明的小子,怎么可能做到!”

    如果是在平时,白晨虽然嘴贱,却也不可能如此大意。

    可是现在不同了,有戒杀的保证,白晨顿时有了底气。

    不就是比我高了几阶么?

    在武图阵法中,玩不死你。

    秦可兰的脚步刚踏入武图阵法,周围的环境已经变了,曰月颠倒,漫天星辰隐隐下坠。

    秦可兰并非第一次进入武图阵法,看到此等异象倒也并未慌乱。

    这只是武图阵法所幻化出的假象罢了,再踏出一步,周围的景象再变。

    秦可兰发现自己处在一处密林之中,此处便是真正的阵法精妙所在,周围的景象说真也真,说假也是假。

    如果这时候秦可兰用内力强行冲击周围环境,武图阵法立刻就会崩溃,毕竟这种级别的武图阵法,不可能真正的困住她。

    抬头一看,一张卑劣的笑容出现在十几丈外,正朝着自己挥着手。

    不是白晨还能是谁,又有谁能露出这种欠揍的笑容。

    秦可兰大怒,立刻朝着白晨扑去,十步,九步……一步!

    秦可兰的速度不可谓不快,眼见白晨就在眼前,白晨突然向后一退,人已经消失在原地。

    秦可兰更是怒不可遏,每逢想到白晨的笑容,就让她有一种抓狂的冲动。

    就在此时,秦可兰突然感觉身体一沉,秦可兰暗叫一声不好,自己不知道何时,居然站在一处泥潭上,泥沼已经沉到膝盖。

    “糟了,那该死的混蛋!”秦可兰一边咒骂,一边使劲的脱出双脚。

    虽然这只是低级的幻想,可虚假不代表就不致命,如果不能挣脱出来,哪怕知道是假的,一样相当危险。

    “葵水退三,水幻生金。”

    戒杀的声音在白晨的耳边响起,白晨依照戒杀的提示,脚步连续走出几步,发现人已经出现在秦可兰的身后。

    秦可兰此刻正与泥沼奋斗挣扎着,全身上下,别提有多狼狈了。

    白晨从地上捡起石头,轻轻的朝着秦可兰丢去:“姑娘好兴致啊。”

    秦可兰怒目横扫而过,咬着银牙没有应声,只是奋力的抽脚,眼看着就要到泥沼边缘。

    “停!”白晨突然大叫起来:“不能动。”

    秦可兰身形一僵,脸上闪过一丝疑色:“我凭什么听你的?你不让我动,我偏动。”

    眼看着泥沼边缘近在咫尺,秦可兰怎么可能继续待在泥沼中泡着,抬起脚便踏了上去。

    可是这一脚刚刚落实,整个身体就如坠入云雾中一般,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下坠着。

    周围已经变成了万丈悬崖,秦可兰此刻脑海里一片空白。

    “啊……”秦可兰尖叫起来。

    不怪她如此失态,毕竟人的正常反应,在高空下坠之时都会尖叫,不论男女。

    突然,秦可兰感觉身体的下坠止住了,抬头一看,白晨正单手拉着自己的手掌。

    “**,来给小爷笑一个。”

    秦可兰感觉自己快要气炸了,手头力道一展,人已经顺势飞了上来。

    可是白晨同样向后一退,再一次消失在秦可兰的面前。

    “混蛋,你给我出来!我要杀了你!!”秦可兰刚一落地,便怒不可遏的叫着,胸口起伏不定,显然是被白晨气的不轻。

    可是环视四周,悬崖边上空无一人,一阵清风拂过,秦可兰猛的转身,同时使出全力朝前一抓。

    这一抓不要紧,身体立刻就失去平衡,背后立刻又感觉到被人一推。

    秦可兰再一次被挂在悬崖边上,白晨笑嘻嘻的拉着秦可兰的手掌,拇指还不老实的磨蹭着秦可兰的手背。

    “我说美女,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秦可兰终于忍无可忍,如果再被白晨这么玩弄下去,她绝对会被逼疯。

    “我!要!你!死!”秦可兰身上的衣服突然无风自动,一股劲风以秦可兰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的荡开。

    秦可兰这是要用内力,强行将武图阵法破去,这招虽然粗蛮,可是绝对是最有效的方法。

    即便是她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在武图阵法中,她是玩不过白晨的。

    这个可恶的混蛋,绝对是她所见过的,最卑鄙,最无耻的人。

    周围景致在斗转星移中,终于恢复正常,秦可兰脚下一实,已经回到擂台。

    秦可兰心头一喜,同时想起白晨,立刻大叫起来:“混蛋,给我出来,我要杀了你!!”

    可是这时候,她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一硬物顶着自己的后背,同时一股热浪袭来。

    秦可兰感觉浑身僵硬,不敢动弹,白晨正不急不缓的贴着秦可兰的背脊,如老藤盘树般凑上来,一手搭在秦可兰的肩膀:“美女,不要动,再动一下可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哦!”

    “你……”

    “怎么?不服输?”白晨可是使出全力,他就不信秦可兰在自己的全力压制下,还能有什么动静。

    秦可兰脸色一阵青红,被男子这般贴近还是从她懂事起就没有遇到过的,可是白晨不但紧紧的贴着她的后背,而且一手摁在她的肩头,让她无法反抗,特别还有一把利刃顶着自己。

    “认输吧,如果你再坚持,可就不只是丢了颜面,而是姓命哦!”白晨笑盈盈的说道。

    “你……你给我放手!”秦可兰原本刚要反抗一二,可是立刻感觉到,白晨摁在肩头的手,正在不老实的向下滑,这让她如何不急。

    “不打算认输吗?”白晨咽口水的声音可是不轻,就好像一头饿狼看到一头羔羊一般。

    “我认输!我认输……你快放手!”秦可兰已经快要急哭了,双眼通红的急叫道。

    突然,秦可兰感觉身体一轻,白晨已经退开几步:“多谢秦姑娘手下留情,这手感还真不错。”

    秦可兰愣愣的回过头,白晨的手上哪里有什么刀兵,刚才顶着自己后背的,分明就是指头。

    “你……你……”秦可兰脸色苍白。

    噗哧——

    一口鲜血喷出,两眼一花,整个人都瘫在地上。

    台下观众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看呆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子,居然将丹奇宗的秦可兰气到吐血。

    “我没看错吧?”王宇天僵硬的扭过脖子,看了看身边的龙图笑。

    “这家伙居然把秦可兰气到吐血,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白晨赢了,虽然赢的相当的卑鄙,可是却没有任何人质疑。

    不过这还不算完,白晨瞥了瞥地上的秦可兰,轻啐一声:“和我斗,玩不死你!”

    如果秦可兰能听到这句话,绝对会再次被气到吐血。

    白晨突然感觉到一个怨毒的目光朝他射来,这道目光的主人毫无疑问,正是秦有为。

    白晨脸上露出一道似笑非笑的神色:“秦公子!千万不要落到我手中,不然的话……我可不保证你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移动藏经阁18》,方便以后阅读移动藏经阁第十八章 揩油也是门手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移动藏经阁18并对移动藏经阁第十八章 揩油也是门手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移动藏经阁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