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我是来交朋友的

    “混账!混账!!”慕三生愤怒的对着丹奇宗的山门咆哮着:“你们给我记住!我铁卷派没有你们丹奇宗,一样能活!”

    丹奇宗山门前站着一女子,女子柳眉桃眼,一袭红色长裙,带着几分娇媚。

    “慕三生,这可是你说的,从今而后,铁卷派与我丹奇宗,断绝一切往来,请吧。”

    此女语气强硬,态度更是决然,对于慕三生的威胁丝毫不惧。

    她便是丹奇宗掌门的长女,也是秦有为的姐姐秦可兰。

    比起秦有为来,秦可兰在炼丹上的天赋,远远不如自己的弟弟。

    可是论手腕,论武功,她绝对胜过秦有为百倍不止。

    如今她更是丹奇宗说一不二的主事,丹奇宗的丹药买卖,全都经由她手,可谓是大权独握。

    别看秦可兰才不过二十三岁,凭她的手腕,仅仅是几年的时间,丹奇宗的实力就壮大了三分不止,隐隐有追上排名第四的铁卷派势头。

    慕三生一下子傻眼了,他刚才不过是气话,同时也是有几分威胁。

    其实慕三生的初衷还是希望能与丹奇宗谈一谈,毕竟一个门派的稳定发展,稳定的丹药供给是必不可少的。

    他作为这次铁卷派的代表,就是希望能够与丹奇宗重新商谈,双方都能互相退让一步。

    可是商谈的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丹奇宗的强硬态度超乎慕三生的预料。

    丹奇宗居然将原本属于铁卷派的丹药供给,分了一半给两个小门派,这简直就是挑战铁卷派的颜面。

    不仅如此,丹奇宗居然还小范围的提高丹药价格,而这个小范围,就是他们铁卷派。

    如果说大家一起涨,铁卷派也不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

    可是如今丹奇宗针对铁卷派,这让铁卷派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丹奇宗的意图相当明显,扶持亲近门派,对于压在他们头顶的铁卷派,自然是极力打压。

    只要不触及五大门派其他三派,他们就不会有所表示,丹奇宗的野心昭然若揭。

    他们三个宗派实力远超丹奇宗与铁卷派,自然不需要担心丹奇宗会向他们伸出獠牙。

    自己这铁卷派难道就要受丹奇宗欺辱?

    慕三生自然是越想就越是不甘,所以才会出现了在丹奇宗山门前放狠话叫骂。

    可是他自己也明白,铁卷派还真离不开丹奇宗。

    每个月三十枚的三阶绪气丹,这是门内核心弟子必备的修炼灵丹,少了这三阶绪气丹,核心弟子的修为进境减缓倒是其次。

    关键是一旦出现断缺,人心浮动,对于整个宗派都是致命的打击。

    而一阶的补血丹,二阶的补气丹,更是外围弟子必不可少的保命丹药。

    如果没有这些丹药,人家外围弟子凭什么给你拼命?

    别看铁卷派家大业大,少有敌对,每个月发生百人以上的拼斗至少在十次以上。

    如果少了这些丹药,不但会造成大量的弟子流失,人员的损失更会直线上升。

    这些还只是弟子层次的影响,还有长老以及太上长老,甚至是更高几位老祖宗。

    他们常年闭关修炼,时不时就需要到丹奇宗来求一枚高阶丹药。

    一旦真的与丹奇宗闹翻了,那铁卷派可就真的是鸡犬不宁了。

    慕三生看着面若寒霜的秦可兰,这个美丽的女子,让他心中实在生不起一点涟漪,甚至连一点美感都没有。

    这个女人就是一个,吃人的女魔头!

    低头?慕三生放不下这脸面,哪怕是现在低头,也只是被挖苦的更惨。

    另辟蹊径,去其他城镇购买丹药?

    附近的几个城镇,就数清州丹奇宗的丹药最多,其他地方就算有少量出产,恐怕也已经被地方的势力瓜分,容得了自己这个外来户插足?

    “秦可兰,你真以为我们铁卷派不敢动你们丹奇宗不成?”

    “铁卷派自然敢动我们丹奇宗,可是你也要能动的了其他三个宗派才行,你以为他们会坐视你吃掉我们丹奇宗不成?”

    威胁?秦可兰最不怕的就是威胁,丹奇宗能站在今天这个位置,不知道碰到过多少次威胁,若是慕三生几句话就能把她吓退,她也没资格主持丹奇宗的买卖。

    “好!我们走着瞧!”

    慕三生心头苦涩,铁卷派可不是那些下三流的门派,随便买一两颗丹药,三五个月赏给较为出色的门人弟子,就能让那些弟子感恩戴德。

    也不知道是怎么走的,慕三生恍惚的离开丹奇宗的山门。

    突然,慕三生的脚步一顿,眉宇间露出一丝异色:“谁!给我滚出来。”

    一个身影从拐角处走出,此处已经入了清州城,慕三生也不担心对方对自己不利。

    此人正是近几曰来,一直徘徊在清州的白晨,阿呆收集到情报虽然多,可是并不全面,所以白晨打算亲自来清州。

    一方面他想看看,这个世界所谓的大城市,另一方面也是借机接触清州附近的几大门派。

    清州的确很大,至少从面积上来说,足以与白晨记忆中的一线城市相比。

    而且比之清水镇更是繁华了何止十倍,难怪扎根在这里的门派,都能发展出如此的势头。

    这里哪怕是一个小门派,都比山行宗大上许多,五大宗派更是五座大山般,令人仰视的庞大存在。

    “你是什么人?”慕三生脸色一沉,理所当然的将白晨当作图谋不轨者。

    白晨的样子,实在不像是一个有来头的人,不论是衣着还是气质。

    如果硬要慕三生猜测他的来历,绝对是下九流的地痞流氓,反正就不是好东西。

    “当然是来交朋友的咯。”白晨尽可能的表现出自己的友善,可惜他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谈判代表,他的笑容只会让慕三生更加警惕。

    慕三生眉头拧起,难道铁卷派已经落到如此田地了?

    居然连下九流的**帮派,也来探自己的底线?

    “你?不够资格!”慕三生依然带着铁卷派的傲气,五大宗派可不是谁都可以拉拢的,更不是谁都有资格成为朋友的。

    哪怕是现在有那么点落魄了,那也是暂时的,只要解决了这次的困境。

    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打五大宗派的主意,可是五大宗派依然活的很滋润。

    白晨笑了起来,他的笑容实在是让慕三生不舒服。

    这样的结果早已料到,就好像一个亿万富翁,突然遇到一个来历不明的家伙,说是来与之交朋友的,恐怕也不会得到什么好脸色。

    可是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有点不高兴,只有一点点。

    “是吗?看来朋友没的做了,希望我们不会再见面。”

    白晨转身便走,走的相当干脆。

    留下来做什么?解释自己有多牛逼?

    解释自己有多少的资本,和慕三生来交朋友,不是在高攀铁卷派?

    慕三生有些诧异白晨的态度,对方真的是来与自己攀关系的吗?

    如果对方真有这诚意,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离去?

    古怪的家伙!

    肯定有什么意图,真以为铁卷派到时候会求着找你吗?

    慕三生只把这事当作一个小插曲,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

    以为装作高深莫测的样子,就真的高人一等不成?

    这时候,前方人群里钻出一人,这人是慕三生的师弟王宇,看他面色匆匆的样子,肯定是师父急着叫自己回去了。

    “师……师兄,师父他老人家急着叫你回去。”

    果然,慕三生从容点头:“我这便回去。”

    心里想着,与丹奇宗的谈判已经彻底崩了,如何与师父解释。

    王宇看慕三生有些呆滞,急切道:“师兄,快些回去吧,师父在等着你拿主意呢。”

    “拿主意?拿什么主意?”慕三生一愣。

    自己师父已经多年未曾过问门派大事,所有事宜几乎都是由自己处理,师父怎么会在这时候出关?

    “清州……清州拍卖行出现了一颗十阶灵动宝丹……”

    王宇气喘如牛,双手叉腰顿了顿,继续道:“三天后便要开始拍卖,如今……如今整个清州都传疯了。”

    慕三生脸色剧变,终于明白王宇为何如此着急。

    “此事当真?”

    “师兄去城外丹奇宗几天,当然不知道,可是现在清州谁人不知道啊。”

    “快,快随我回去。”慕三生也不管王宇还在喘息,拔腿就走。

    开玩笑,和可是天大的事啊!慕三生怎能不急。

    十阶灵动宝丹?难怪师父如此着急招回自己。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移动藏经阁15》,方便以后阅读移动藏经阁第十五章 我是来交朋友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移动藏经阁15并对移动藏经阁第十五章 我是来交朋友的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移动藏经阁15。